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中篇小说《夕阳恋歌》71-73作者思宏  

2015-09-15 10:56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雷震明下了火车,一眼就看到了吴昕。吴昕飞跑过去,帮雷震明提着行李,肩并肩的往站外走着。雷震明说:“你怎么进到站里边来接我,人家能让吗?”吴昕说:“我买了月台票,我怕你不熟悉,所以就进来了。”雷震明问:“最近怎么样,心情还好吗?”吴昕说:“你说能不好吗?”雷震明问:“为什么?”吴昕说:“不是你要来吗!我这几天天盼着你的到来,觉都睡不好。”雷震明的脸红了一下,笑着说:“是真心话吗?”吴昕却像小孩子一样的腆着脸儿诡秘的笑了。两人边说着话儿,不觉得已经来到出站口。出站时的火车票,雷震明却扔掉了。吴昕却又弯腰捡了起来。雷震明说:“你捡那玩艺干啥?我又没有人给我报销的。”吴昕说:“这东西叫票贩子捡了去,他们会改造了骗人的。”“哦,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”雷震明说。说话间,吴昕便领着雷震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在车上雷震明问吴昕:“那里有靠你家近的旅馆?我是不是先安排好住宿。”吴昕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不会叫你住在大街上的。”

由于在公交车上,两人不断的说着话,不觉得已经到了吴昕住的生活小区,原来雷震明来过多次北京,都是到医院去看吴昕从来不去她家,因为他怕别人说闲话,招惹口舌。这次吴昕直接把他带回了家。雷震明心理上还是有些踌躇。可是吴昕不容他分说,就领他进了自己的家门。放下行李后,吴昕便去打水,叫雷震明洗刷。并且找出了给雷震明提前买好的新衣服,从内衣到外套,她都给他买了个齐全,包括鞋袜都有。雷震明心想:看样吴昕是叫自己住在她家了。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雷震明洗刷完毕,换好衣服,已是天黑。吴昕说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附近有个饭馆,还是有些特色,也干净。就我们两人,我们点几个菜吃。”雷震明说:“你看着办吧,来这里你是重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吴昕问:“那你都听我的吗?”雷震明说:“我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吧?”说的吴昕哈哈的笑了,雷震明突然觉得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!

到了饭馆,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一个双人座的小桌,两人坐下来。服务员拿来菜谱,叫点菜,吴昕把菜谱递给雷震明说:“震明,你看爱吃什么,就点吧,”雷震明说:“你点吧,我随便,什么都吃,没有忌讳的东西。”吴昕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是爱吃糖醋里脊?”雷震明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爱吃腰果炒西芹,和盐水虾!”吴昕说:“那咱们就点我们原来爱吃的菜吧。”雷震明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他们俩回到了从前,他突然又警惕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别伤害了吴昕的心灵深处,她已经是活的很累了。

不多时菜上齐了,服务员问:“二位喝什么酒?”吴昕说:“来一杯以白兰地为主的,调的鸡尾酒,再来一杯红葡萄酒为主的调的鸡尾酒。”雷震明说:“调成鸡尾酒,就太贵了!”吴昕说:“你就别考虑的那末多了。只管喝酒就是了。”

他们二人,久别重逢,总有那些所说不完的心里话,要向对方表达,可是又无从谈起。吴昕喝过一些酒以后,脸色绯红,眼睛里却是总是噙着泪花,这时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悲,还是喜。她自己孤苦的度过了这么多年,她是多么想雷震明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。可是她爱与面子又不好开口。

终于还是雷震明先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局面,雷震明问吴昕:“吴昕,你现在生活得还好吧?孙岚经常来电话吗?”吴昕说:“生活无标准好不好,只要心里痛快,就是好,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?”雷震明问:“怕什么?”“寂寞”吴昕说:这句话正说在雷震明的心里去,他自从进入单身老人的行列以后,寂寞常常的困扰着他。儿女总归不是老伴,有些话对儿女说不出口来,尤其是像他这种依靠女人照顾惯了的人,更是体会到单身老人的凄苦。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怎么不叫孙岚回国,和你一起住?”吴昕说:“别说了!她嫁给了一个小日本,加入了日本籍,前段时间,和他男人带着孩子回来,动员我卖了房子去日本。被我拒绝了!去别的国家还可以考虑,去日本,门也没有。我不会去一个侵略过中国的国家的。”雷震明哈哈的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你吴昕是这么一个爱国人士,”吴昕严肃的说:“你笑什么?我们回国后,国家对我们照顾得多好啊!分给那么大的房子,工资待遇又是那么高,这么的看中我们这些知识人才,我总觉得自己报效祖国还不够呢!”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以后是打算怎么个生活法,也传授给我。”吴昕笑而不语,只是慢慢的品着那五颜六色的鸡尾酒。

待了一会儿,吴昕反问雷震明说:“那你呢?你打算怎么过你的后半生?”雷震明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,走哪山,砍哪柴。走一步,算一步,我现在一点计划也没有啊!”雷震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表,时针已过十二点,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:“你看我真昏,雷震明下了火车,一眼就看到了吴昕。吴昕飞跑过去,帮雷震明提着行李,肩并肩的往站外走着。雷震明说:“你怎么进到站里边来接我,人家能让吗?”吴昕说:“我买了月台票,我怕你不熟悉,所以就进来了。”雷震明问:“最近怎么样,心情还好吗?”吴昕说:“你说能不好吗?”雷震明问:“为什么?”吴昕说:“不是你要来吗!我这几天天盼着你的到来,觉都睡不好。”雷震明的脸红了一下,笑着说:“是真心话吗?”吴昕却像小孩子一样的腆着脸儿诡秘的笑了。两人边说着话儿,不觉得已经来到出站口。出站时的火车票,雷震明却扔掉了。吴昕却又弯腰捡了起来。雷震明说:“你捡那玩艺干啥?我又没有人给我报销的。”吴昕说:“这东西叫票贩子捡了去,他们会改造了骗人的。”“哦,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”雷震明说。说话间,吴昕便领着雷震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在车上雷震明问吴昕:“那里有靠你家近的旅馆?我是不是先安排好住宿。”吴昕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不会叫你住在大街上的。”

由于在公交车上,两人不断的说着话,不觉得已经到了吴昕住的生活小区,原来雷震明来过多次北京,都是到医院去看吴昕从来不去她家,因为他怕别人说闲话,招惹口舌。这次吴昕直接把他带回了家。雷震明心理上还是有些踌躇。可是吴昕不容他分说,就领他进了自己的家门。放下行李后,吴昕便去打水,叫雷震明洗刷。并且找出了给雷震明提前买好的新衣服,从内衣到外套,她都给他买了个齐全,包括鞋袜都有。雷震明心想:看样吴昕是叫自己住在她家了。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雷震明洗刷完毕,换好衣服,已是天黑。吴昕说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附近有个饭馆,还是有些特色,也干净。就我们两人,我们点几个菜吃。”雷震明说:“你看着办吧,来这里你是重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吴昕问:“那你都听我的吗?”雷震明说:“我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吧?”说的吴昕哈哈的笑了,雷震明突然觉得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!

到了饭馆,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一个双人座的小桌,两人坐下来。服务员拿来菜谱,叫点菜,吴昕把菜谱递给雷震明说:“震明,你看爱吃什么,就点吧,”雷震明说:“你点吧,我随便,什么都吃,没有忌讳的东西。”吴昕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是爱吃糖醋里脊?”雷震明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爱吃腰果炒西芹,和盐水虾!”吴昕说:“那咱们就点我们原来爱吃的菜吧。”雷震明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他们俩回到了从前,他突然又警惕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别伤害了吴昕的心灵深处,她已经是活的很累了。

不多时菜上齐了,服务员问:“二位喝什么酒?”吴昕说:“来一杯以白兰地为主的,调的鸡尾酒,再来一杯红葡萄酒为主的调的鸡尾酒。”雷震明说:“调成鸡尾酒,就太贵了!”吴昕说:“你就别考虑的那末多了。只管喝酒就是了。”

他们二人,久别重逢,总有那些所说不完的心里话,要向对方表达,可是又无从谈起。吴昕喝过一些酒以后,脸色绯红,眼睛里却是总是噙着泪花,这时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悲,还是喜。她自己孤苦的度过了这么多年,她是多么想雷震明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。可是她爱与面子又不好开口。

终于还是雷震明先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局面,雷震明问吴昕:“吴昕,你现在生活得还好吧?孙岚经常来电话吗?”吴昕说:“生活无标准好不好,只要心里痛快,就是好,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?”雷震明问:“怕什么?”“寂寞”吴昕说:这句话正说在雷震明的心里去,他自从进入单身老人的行列以后,寂寞常常的困扰着他。儿女总归不是老伴,有些话对儿女说不出口来,尤其是像他这种依靠女人照顾惯了的人,更是体会到单身老人的凄苦。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怎么不叫孙岚回国,和你一起住?”吴昕说:“别说了!她嫁给了一个小日本,加入了日本籍,前段时间,和他男人带着孩子回来,动员我卖了房子去日本。被我拒绝了!去别的国家还可以考虑,去日本,门也没有。我不会去一个侵略过中国的国家的。”雷震明哈哈的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你吴昕是这么一个爱国人士,”吴昕严肃的说:“你笑什么?我们回国后,国家对我们照顾得多好啊!分给那么大的房子,工资待遇又是那么高,这么的看中我们这些知识人才,我总觉得自己报效祖国还不够呢!”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以后是打算怎么个生活法,也传授给我。”吴昕笑而不语,只是慢慢的品着那五颜六色的鸡尾酒。

待了一会儿,吴昕反问雷震明说:“那你呢?你打算怎么过你的后半生?”雷震明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,走哪山,砍哪柴。走一步,算一步,我现在一点计划也没有啊!”雷震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表,时针已过十二点,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:“你看我真昏,雷震明下了火车,一眼就看到了吴昕。吴昕飞跑过去,帮雷震明提着行李,肩并肩的往站外走着。雷震明说:“你怎么进到站里边来接我,人家能让吗?”吴昕说:“我买了月台票,我怕你不熟悉,所以就进来了。”雷震明问:“最近怎么样,心情还好吗?”吴昕说:“你说能不好吗?”雷震明问:“为什么?”吴昕说:“不是你要来吗!我这几天天盼着你的到来,觉都睡不好。”雷震明的脸红了一下,笑着说:“是真心话吗?”吴昕却像小孩子一样的腆着脸儿诡秘的笑了。两人边说着话儿,不觉得已经来到出站口。出站时的火车票,雷震明却扔掉了。吴昕却又弯腰捡了起来。雷震明说:“你捡那玩艺干啥?我又没有人给我报销的。”吴昕说:“这东西叫票贩子捡了去,他们会改造了骗人的。”“哦,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”雷震明说。说话间,吴昕便领着雷震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在车上雷震明问吴昕:“那里有靠你家近的旅馆?我是不是先安排好住宿。”吴昕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不会叫你住在大街上的。”

由于在公交车上,两人不断的说着话,不觉得已经到了吴昕住的生活小区,原来雷震明来过多次北京,都是到医院去看吴昕从来不去她家,因为他怕别人说闲话,招惹口舌。这次吴昕直接把他带回了家。雷震明心理上还是有些踌躇。可是吴昕不容他分说,就领他进了自己的家门。放下行李后,吴昕便去打水,叫雷震明洗刷。并且找出了给雷震明提前买好的新衣服,从内衣到外套,她都给他买了个齐全,包括鞋袜都有。雷震明心想:看样吴昕是叫自己住在她家了。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雷震明洗刷完毕,换好衣服,已是天黑。吴昕说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附近有个饭馆,还是有些特色,也干净。就我们两人,我们点几个菜吃。”雷震明说:“你看着办吧,来这里你是重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吴昕问:“那你都听我的吗?”雷震明说:“我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吧?”说的吴昕哈哈的笑了,雷震明突然觉得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!

到了饭馆,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一个双人座的小桌,两人坐下来。服务员拿来菜谱,叫点菜,吴昕把菜谱递给雷震明说:“震明,你看爱吃什么,就点吧,”雷震明说:“你点吧,我随便,什么都吃,没有忌讳的东西。”吴昕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是爱吃糖醋里脊?”雷震明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爱吃腰果炒西芹,和盐水虾!”吴昕说:“那咱们就点我们原来爱吃的菜吧。”雷震明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他们俩回到了从前,他突然又警惕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别伤害了吴昕的心灵深处,她已经是活的很累了。

不多时菜上齐了,服务员问:“二位喝什么酒?”吴昕说:“来一杯以白兰地为主的,调的鸡尾酒,再来一杯红葡萄酒为主的调的鸡尾酒。”雷震明说:“调成鸡尾酒,就太贵了!”吴昕说:“你就别考虑的那末多了。只管喝酒就是了。”

他们二人,久别重逢,总有那些所说不完的心里话,要向对方表达,可是又无从谈起。吴昕喝过一些酒以后,脸色绯红,眼睛里却是总是噙着泪花,这时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悲,还是喜。她自己孤苦的度过了这么多年,她是多么想雷震明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。可是她爱与面子又不好开口。

终于还是雷震明先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局面,雷震明问吴昕:“吴昕,你现在生活得还好吧?孙岚经常来电话吗?”吴昕说:“生活无标准好不好,只要心里痛快,就是好,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?”雷震明问:“怕什么?”“寂寞”吴昕说:这句话正说在雷震明的心里去,他自从进入单身老人的行列以后,寂寞常常的困扰着他。儿女总归不是老伴,有些话对儿女说不出口来,尤其是像他这种依靠女人照顾惯了的人,更是体会到单身老人的凄苦。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怎么不叫孙岚回国,和你一起住?”吴昕说:“别说了!她嫁给了一个小日本,加入了日本籍,前段时间,和他男人带着孩子回来,动员我卖了房子去日本。被我拒绝了!去别的国家还可以考虑,去日本,门也没有。我不会去一个侵略过中国的国家的。”雷震明哈哈的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你吴昕是这么一个爱国人士,”吴昕严肃的说:“你笑什么?我们回国后,国家对我们照顾得多好啊!分给那么大的房子,工资待遇又是那么高,这么的看中我们这些知识人才,我总觉得自己报效祖国还不够呢!”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以后是打算怎么个生活法,也传授给我。”吴昕笑而不语,只是慢慢的品着那五颜六色的鸡尾酒。

待了一会儿,吴昕反问雷震明说:“那你呢?你打算怎么过你的后半生?”雷震明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,走哪山,砍哪柴。走一步,算一步,我现在一点计划也没有啊!”雷震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表,时针已过十二点,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:“你看我真昏,雷震明下了火车,一眼就看到了吴昕。吴昕飞跑过去,帮雷震明提着行李,肩并肩的往站外走着。雷震明说:“你怎么进到站里边来接我,人家能让吗?”吴昕说:“我买了月台票,我怕你不熟悉,所以就进来了。”雷震明问:“最近怎么样,心情还好吗?”吴昕说:“你说能不好吗?”雷震明问:“为什么?”吴昕说:“不是你要来吗!我这几天天盼着你的到来,觉都睡不好。”雷震明的脸红了一下,笑着说:“是真心话吗?”吴昕却像小孩子一样的腆着脸儿诡秘的笑了。两人边说着话儿,不觉得已经来到出站口。出站时的火车票,雷震明却扔掉了。吴昕却又弯腰捡了起来。雷震明说:“你捡那玩艺干啥?我又没有人给我报销的。”吴昕说:“这东西叫票贩子捡了去,他们会改造了骗人的。”“哦,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”雷震明说。说话间,吴昕便领着雷震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在车上雷震明问吴昕:“那里有靠你家近的旅馆?我是不是先安排好住宿。”吴昕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不会叫你住在大街上的。”

由于在公交车上,两人不断的说着话,不觉得已经到了吴昕住的生活小区,原来雷震明来过多次北京,都是到医院去看吴昕从来不去她家,因为他怕别人说闲话,招惹口舌。这次吴昕直接把他带回了家。雷震明心理上还是有些踌躇。可是吴昕不容他分说,就领他进了自己的家门。放下行李后,吴昕便去打水,叫雷震明洗刷。并且找出了给雷震明提前买好的新衣服,从内衣到外套,她都给他买了个齐全,包括鞋袜都有。雷震明心想:看样吴昕是叫自己住在她家了。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雷震明洗刷完毕,换好衣服,已是天黑。吴昕说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附近有个饭馆,还是有些特色,也干净。就我们两人,我们点几个菜吃。”雷震明说:“你看着办吧,来这里你是重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吴昕问:“那你都听我的吗?”雷震明说:“我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吧?”说的吴昕哈哈的笑了,雷震明突然觉得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!

到了饭馆,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一个双人座的小桌,两人坐下来。服务员拿来菜谱,叫点菜,吴昕把菜谱递给雷震明说:“震明,你看爱吃什么,就点吧,”雷震明说:“你点吧,我随便,什么都吃,没有忌讳的东西。”吴昕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是爱吃糖醋里脊?”雷震明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爱吃腰果炒西芹,和盐水虾!”吴昕说:“那咱们就点我们原来爱吃的菜吧。”雷震明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他们俩回到了从前,他突然又警惕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别伤害了吴昕的心灵深处,她已经是活的很累了。

不多时菜上齐了,服务员问:“二位喝什么酒?”吴昕说:“来一杯以白兰地为主的,调的鸡尾酒,再来一杯红葡萄酒为主的调的鸡尾酒。”雷震明说:“调成鸡尾酒,就太贵了!”吴昕说:“你就别考虑的那末多了。只管喝酒就是了。”

他们二人,久别重逢,总有那些所说不完的心里话,要向对方表达,可是又无从谈起。吴昕喝过一些酒以后,脸色绯红,眼睛里却是总是噙着泪花,这时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悲,还是喜。她自己孤苦的度过了这么多年,她是多么想雷震明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。可是她爱与面子又不好开口。

终于还是雷震明先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局面,雷震明问吴昕:“吴昕,你现在生活得还好吧?孙岚经常来电话吗?”吴昕说:“生活无标准好不好,只要心里痛快,就是好,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?”雷震明问:“怕什么?”“寂寞”吴昕说:这句话正说在雷震明的心里去,他自从进入单身老人的行列以后,寂寞常常的困扰着他。儿女总归不是老伴,有些话对儿女说不出口来,尤其是像他这种依靠女人照顾惯了的人,更是体会到单身老人的凄苦。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怎么不叫孙岚回国,和你一起住?”吴昕说:“别说了!她嫁给了一个小日本,加入了日本籍,前段时间,和他男人带着孩子回来,动员我卖了房子去日本。被我拒绝了!去别的国家还可以考虑,去日本,门也没有。我不会去一个侵略过中国的国家的。”雷震明哈哈的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你吴昕是这么一个爱国人士,”吴昕严肃的说:“你笑什么?我们回国后,国家对我们照顾得多好啊!分给那么大的房子,工资待遇又是那么高,这么的看中我们这些知识人才,我总觉得自己报效祖国还不够呢!”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以后是打算怎么个生活法,也传授给我。”吴昕笑而不语,只是慢慢的品着那五颜六色的鸡尾酒。

待了一会儿,吴昕反问雷震明说:“那你呢?你打算怎么过你的后半生?”雷震明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,走哪山,砍哪柴。走一步,算一步,我现在一点计划也没有啊!”雷震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表,时针已过十二点,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:“你看我真昏,雷震明下了火车,一眼就看到了吴昕。吴昕飞跑过去,帮雷震明提着行李,肩并肩的往站外走着。雷震明说:“你怎么进到站里边来接我,人家能让吗?”吴昕说:“我买了月台票,我怕你不熟悉,所以就进来了。”雷震明问:“最近怎么样,心情还好吗?”吴昕说:“你说能不好吗?”雷震明问:“为什么?”吴昕说:“不是你要来吗!我这几天天盼着你的到来,觉都睡不好。”雷震明的脸红了一下,笑着说:“是真心话吗?”吴昕却像小孩子一样的腆着脸儿诡秘的笑了。两人边说着话儿,不觉得已经来到出站口。出站时的火车票,雷震明却扔掉了。吴昕却又弯腰捡了起来。雷震明说:“你捡那玩艺干啥?我又没有人给我报销的。”吴昕说:“这东西叫票贩子捡了去,他们会改造了骗人的。”“哦,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”雷震明说。说话间,吴昕便领着雷震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在车上雷震明问吴昕:“那里有靠你家近的旅馆?我是不是先安排好住宿。”吴昕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不会叫你住在大街上的。”

由于在公交车上,两人不断的说着话,不觉得已经到了吴昕住的生活小区,原来雷震明来过多次北京,都是到医院去看吴昕从来不去她家,因为他怕别人说闲话,招惹口舌。这次吴昕直接把他带回了家。雷震明心理上还是有些踌躇。可是吴昕不容他分说,就领他进了自己的家门。放下行李后,吴昕便去打水,叫雷震明洗刷。并且找出了给雷震明提前买好的新衣服,从内衣到外套,她都给他买了个齐全,包括鞋袜都有。雷震明心想:看样吴昕是叫自己住在她家了。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雷震明洗刷完毕,换好衣服,已是天黑。吴昕说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附近有个饭馆,还是有些特色,也干净。就我们两人,我们点几个菜吃。”雷震明说:“你看着办吧,来这里你是重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吴昕问:“那你都听我的吗?”雷震明说:“我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吧?”说的吴昕哈哈的笑了,雷震明突然觉得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!

到了饭馆,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一个双人座的小桌,两人坐下来。服务员拿来菜谱,叫点菜,吴昕把菜谱递给雷震明说:“震明,你看爱吃什么,就点吧,”雷震明说:“你点吧,我随便,什么都吃,没有忌讳的东西。”吴昕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是爱吃糖醋里脊?”雷震明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爱吃腰果炒西芹,和盐水虾!”吴昕说:“那咱们就点我们原来爱吃的菜吧。”雷震明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他们俩回到了从前,他突然又警惕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别伤害了吴昕的心灵深处,她已经是活的很累了。

不多时菜上齐了,服务员问:“二位喝什么酒?”吴昕说:“来一杯以白兰地为主的,调的鸡尾酒,再来一杯红葡萄酒为主的调的鸡尾酒。”雷震明说:“调成鸡尾酒,就太贵了!”吴昕说:“你就别考虑的那末多了。只管喝酒就是了。”

他们二人,久别重逢,总有那些所说不完的心里话,要向对方表达,可是又无从谈起。吴昕喝过一些酒以后,脸色绯红,眼睛里却是总是噙着泪花,这时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悲,还是喜。她自己孤苦的度过了这么多年,她是多么想雷震明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。可是她爱与面子又不好开口。

终于还是雷震明先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局面,雷震明问吴昕:“吴昕,你现在生活得还好吧?孙岚经常来电话吗?”吴昕说:“生活无标准好不好,只要心里痛快,就是好,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?”雷震明问:“怕什么?”“寂寞”吴昕说:这句话正说在雷震明的心里去,他自从进入单身老人的行列以后,寂寞常常的困扰着他。儿女总归不是老伴,有些话对儿女说不出口来,尤其是像他这种依靠女人照顾惯了的人,更是体会到单身老人的凄苦。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怎么不叫孙岚回国,和你一起住?”吴昕说:“别说了!她嫁给了一个小日本,加入了日本籍,前段时间,和他男人带着孩子回来,动员我卖了房子去日本。被我拒绝了!去别的国家还可以考虑,去日本,门也没有。我不会去一个侵略过中国的国家的。”雷震明哈哈的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你吴昕是这么一个爱国人士,”吴昕严肃的说:“你笑什么?我们回国后,国家对我们照顾得多好啊!分给那么大的房子,工资待遇又是那么高,这么的看中我们这些知识人才,我总觉得自己报效祖国还不够呢!”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以后是打算怎么个生活法,也传授给我。”吴昕笑而不语,只是慢慢的品着那五颜六色的鸡尾酒。

待了一会儿,吴昕反问雷震明说:“那你呢?你打算怎么过你的后半生?”雷震明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,走哪山,砍哪柴。走一步,算一步,我现在一点计划也没有啊!”雷震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表,时针已过十二点,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:“你看我真昏,雷震明下了火车,一眼就看到了吴昕。吴昕飞跑过去,帮雷震明提着行李,肩并肩的往站外走着。雷震明说:“你怎么进到站里边来接我,人家能让吗?”吴昕说:“我买了月台票,我怕你不熟悉,所以就进来了。”雷震明问:“最近怎么样,心情还好吗?”吴昕说:“你说能不好吗?”雷震明问:“为什么?”吴昕说:“不是你要来吗!我这几天天盼着你的到来,觉都睡不好。”雷震明的脸红了一下,笑着说:“是真心话吗?”吴昕却像小孩子一样的腆着脸儿诡秘的笑了。两人边说着话儿,不觉得已经来到出站口。出站时的火车票,雷震明却扔掉了。吴昕却又弯腰捡了起来。雷震明说:“你捡那玩艺干啥?我又没有人给我报销的。”吴昕说:“这东西叫票贩子捡了去,他们会改造了骗人的。”“哦,我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”雷震明说。说话间,吴昕便领着雷震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。在车上雷震明问吴昕:“那里有靠你家近的旅馆?我是不是先安排好住宿。”吴昕说: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不会叫你住在大街上的。”

由于在公交车上,两人不断的说着话,不觉得已经到了吴昕住的生活小区,原来雷震明来过多次北京,都是到医院去看吴昕从来不去她家,因为他怕别人说闲话,招惹口舌。这次吴昕直接把他带回了家。雷震明心理上还是有些踌躇。可是吴昕不容他分说,就领他进了自己的家门。放下行李后,吴昕便去打水,叫雷震明洗刷。并且找出了给雷震明提前买好的新衣服,从内衣到外套,她都给他买了个齐全,包括鞋袜都有。雷震明心想:看样吴昕是叫自己住在她家了。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雷震明洗刷完毕,换好衣服,已是天黑。吴昕说:“我们出去吃饭吧,附近有个饭馆,还是有些特色,也干净。就我们两人,我们点几个菜吃。”雷震明说:“你看着办吧,来这里你是重道主,你说了算。”吴昕问:“那你都听我的吗?”雷震明说:“我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吧?”说的吴昕哈哈的笑了,雷震明突然觉得他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!

到了饭馆,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一个双人座的小桌,两人坐下来。服务员拿来菜谱,叫点菜,吴昕把菜谱递给雷震明说:“震明,你看爱吃什么,就点吧,”雷震明说:“你点吧,我随便,什么都吃,没有忌讳的东西。”吴昕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是爱吃糖醋里脊?”雷震明说:“我记得你好像爱吃腰果炒西芹,和盐水虾!”吴昕说:“那咱们就点我们原来爱吃的菜吧。”雷震明朦朦胧胧的好像觉得他们俩回到了从前,他突然又警惕自己,不要胡思乱想,别伤害了吴昕的心灵深处,她已经是活的很累了。

不多时菜上齐了,服务员问:“二位喝什么酒?”吴昕说:“来一杯以白兰地为主的,调的鸡尾酒,再来一杯红葡萄酒为主的调的鸡尾酒。”雷震明说:“调成鸡尾酒,就太贵了!”吴昕说:“你就别考虑的那末多了。只管喝酒就是了。”

他们二人,久别重逢,总有那些所说不完的心里话,要向对方表达,可是又无从谈起。吴昕喝过一些酒以后,脸色绯红,眼睛里却是总是噙着泪花,这时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是悲,还是喜。她自己孤苦的度过了这么多年,她是多么想雷震明永远的留在她的身边。可是她爱与面子又不好开口。

终于还是雷震明先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局面,雷震明问吴昕:“吴昕,你现在生活得还好吧?孙岚经常来电话吗?”吴昕说:“生活无标准好不好,只要心里痛快,就是好,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?”雷震明问:“怕什么?”“寂寞”吴昕说:这句话正说在雷震明的心里去,他自从进入单身老人的行列以后,寂寞常常的困扰着他。儿女总归不是老伴,有些话对儿女说不出口来,尤其是像他这种依靠女人照顾惯了的人,更是体会到单身老人的凄苦。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怎么不叫孙岚回国,和你一起住?”吴昕说:“别说了!她嫁给了一个小日本,加入了日本籍,前段时间,和他男人带着孩子回来,动员我卖了房子去日本。被我拒绝了!去别的国家还可以考虑,去日本,门也没有。我不会去一个侵略过中国的国家的。”雷震明哈哈的笑起来,一边笑一边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你吴昕是这么一个爱国人士,”吴昕严肃的说:“你笑什么?我们回国后,国家对我们照顾得多好啊!分给那么大的房子,工资待遇又是那么高,这么的看中我们这些知识人才,我总觉得自己报效祖国还不够呢!”雷震明又问:“那你以后是打算怎么个生活法,也传授给我。”吴昕笑而不语,只是慢慢的品着那五颜六色的鸡尾酒。

待了一会儿,吴昕反问雷震明说:“那你呢?你打算怎么过你的后半生?”雷震明叹了一口气说:“唉,走哪山,砍哪柴。走一步,算一步,我现在一点计划也没有啊!”雷震明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表,时针已过十二点,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:“你看我真昏,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