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清霜花》148-150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10-10 20:02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手叉腰,竖起杏眼问道:“二拐子,我问你,你黑牛哥哥怎么被日本鬼子抓去了?”村保支支吾吾的说:“婶子,你别着急,黑牛哥没有危险,只是为日本人干几天活。这个我二拐子可以和你打赌,保证几天就回来。这个咱们村里的劳动力都得去的,这是派夫。要不,日本鬼子就要了我的小命。”清霜花经村保这么一说,知道是村保为了应付日本鬼子出的绝招,他要派谁去给日本鬼子干活,他自己不好说话,就叫日本鬼子亲自来村里抓人。

黑牛被日本人抓去以后,就被逼着给日本鬼子往北山上跳水,一连就是十来天,虽然挑的是自己村里的河水,近在咫尺,可是家里的音信全无。白天给日本鬼子往碉堡里挑水,有日本人用枪看押着,晚上就睡在日本鬼子的碉堡外边,日鬼子看管,轮流持枪站岗。对于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来说,根本就跑不了。他们吃的都是日本鬼子的剩饭,喝的就是他们挑来的凉水。稍有不慎,就是一顿皮鞭子,有的反抗者,挨了日本鬼子的刺刀,一命归天,便扔在碉堡外面喂狼狗。

黑牛挨过两次皮鞭子,衣服都被打破了,浑身伤痛,又加上晚上被雨淋了,就发起了高烧,日本人看他无法再挑水了,便打了一顿,放他回了家。

这天晚上,清霜花正在屋里给黑牛做汗沓子,准备找村保给黑牛送去。听见有人敲门,急忙出来开门,打开门一看,见是黑牛。黑牛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,走起路来咧咧切切的两腿发软。清霜花急忙把黑牛扶进屋里,伸手一摸额头,烫的吓人!“不好,黑牛你发高烧了!”黑牛只是点头,已经是无力说话。清霜花急忙找来衣服给黑牛换上,扶他躺在炕上。自己便去找公公的老烧酒,用老烧酒浑身上下的给黑牛搓酒,尤其是额头、腋窝、手心、脚心,都用烧酒搓了。黑牛觉得舒服了许多。清霜花又熬了一些绿豆汤,叫黑牛喝了。黑牛这才稍微有点精神了。

黑牛虽然浑身无力,但是,说话的力气大些了。他勉强支撑起半个身子说道:“霜花,这些日子你可是辛苦了,拉扯着这么多孩子,还要伺候老爹,还要照看地里的庄稼。”霜花勉强笑着说:“这些都无所谓,有彩儿帮着,还是可以撑的过去。我最担心的是你,你在日本鬼子那里受苦,这不是折腾病了。二拐子真不是个东西!他怕鬼子整他,就把你出卖了。”“啊!是二拐子把我卖给日本鬼子的?怪不得我们在南坡的地里干活,日本鬼子怎么找过去的!原来是二拐子造的孽,真是气死我了!”“看来二拐子也是被日本鬼子逼得没有办法,才出卖咱们村里的劳动力。要不,鬼子也是要杀他的头。”黑牛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:“我们中国人怎么这么窝囊,小命就是攥在日本人手里,说杀就杀,说打就打。那么一个小日本,可就是欺负着我们这么一个大国家。我们在他们眼里,鸡狗不如!说句心里话,我干那些活儿,倒是也干得了,就是受不了那些窝囊气,日本鬼子要求我们挑水时,必须整齐的站着队,少有不齐,就是一顿鞭子打下来,我身上的这些伤,就是走路时没有掌握好,一出队伍,就是一顿鞭子,吃的那些剩饭,都变了味儿,你要是不吃又是一顿鞭子。我想,我可能回不来了,要是死在那里,也就被喂了狼狗。嗨!好歹还是回来了,能见到你和孩子......!”黑牛说着就哽咽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彩儿带着葵儿,胖子从那边过来,葵儿和胖子一见父亲回来了,上前抱住父亲的胳膊就哭起来。彩儿上前劝开。轻轻的问霜花:“姐夫几时回来的?”“昨晚亥时回来的,这次被日本鬼子折磨的不轻,昨晚发着高烧,我给他用老烧酒搓了,差点了,不过身上还是热乎乎的,也不想吃饭。”彩儿上前轻声问道:“姐夫,你想吃点什么?我这里给你做去。”黑牛摇摇头。看样子什么也不想吃。脸色发黑,眼圈儿和口唇发紫。彩儿心想:看来黑牛哥哥这病不轻。

这时,独眼蛇拄着拐杖走了过来,摸摸黑牛的头说:“还是发热,霜花,得找个郎中给黑牛看看,好好的给他治病。我不能看着我的儿子走在我的前头,这些可恨的日本鬼子,要不是我残废了,我是一定和那些杂种拼了!”

彩儿听独眼蛇说到自己残废了这句话,心里一阵难过,她心里更是恨那些日本鬼子,要不是她被日本鬼子糟蹋了,她也不会落到这步天地,更不会去伤害独眼蛇。现在看到清霜花家里雪上加霜,恨不得自己也去和那些日本鬼子兑了命。可是,自己必须面对现实,帮助霜花姐姐渡过难关。治好黑牛哥的病是第一需要。

自从彩儿被毁了容以后,脸上的那块头巾在别人面前就从没有摘过,除了清霜花知道她的脸上的伤疤以外,别人就没有见过她的脸到底伤到什么程度。她也从来没有出过这个沟崖村。这次听独眼蛇说是要请郎中,她知道家里除了她和姐姐霜花,没有别人能出门,姐姐需要照顾黑牛姐夫,还有孩子和公公。能出门请郎中的只有自己了。

彩儿想到这里,刷拉一把扯掉了自己脸上的头巾,上前说道:“姐姐,我去请郎中去!”大家这才看到彩儿的真面目,额头上的两条疤痕,一横一竖,高高的绷在脸上,好似是两条蜈蚣趴在脸上,孩子们吓得躲在一边。

彩儿说道:“姐姐你把姐夫的衣服给我,我女扮男装,就是我这个面相,他们也因为我是土匪,没有人敢惹我。不知道好郎中在那个镇上?”清霜花看看彩儿,知道彩儿的决心,心里也是急着给黑牛治病。便说道:“彩儿,我同意你的意见,我们也只有这样了。前梁镇有个好郎中,就是远了点,大约有二十里路。咱们家的骡子又被日本鬼子杀了,只有步行,你这双小金莲,穿双大男人的鞋子,怕是要受累了!”“姐姐,别顾虑我了,还是救姐夫要紧,快给我找姐夫的衣服,我这就走。”

彩儿穿戴好黑牛的衣服,她把鞋子里塞了许多棉花,穿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