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81-283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8-09 20:21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经常在电视上露面,是一个大能人,怎么你家儿子就和他离了婚呢?”

高芳听了惊讶的一时说不出话来,呆了半天,才开口问道:“我儿子离婚了,你听谁说的?这是造谣吧。他俩挺好的,前几天还一块回家看望我们呢!”“那就是谣传,是我听错了,你别在意啊!”

高芳觉得蹊跷,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,无风树不响,这人不是个绕舌头的人,她不会乱说话。这里边一定有问题。

中午回家吃饭时,高芳把听来的消息告诉了莫明。莫明放下手中的筷子,摸起电话就给莫金帅打电话:“金帅,你在哪里?”“我在外头吃饭。”“都和谁们?”“好几个人,怎么了爸爸?”“你出来接个电话。”莫金帅急忙走出吃饭的房间,来到一个僻静处,接爸爸的电话:“喂!爸爸,什么事这么急?”“我问你,你和魏妙离了婚?”莫金帅沉默一会,觉得不说也不是长久之计,干脆实话实说:“是的,爸爸。”“什么时候离得,怎么不和我们商量?”“都好长时间了,为了不让德德知道,怕影响他的学习,所以就没有告诉你们。”“是谁要离的?”“我,我要离的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魏妙太要强了,她的要强,使我压抑的喘不过起来,我不能生活在她那样女强人的阴影下,那样我会憋死的。不过,爸爸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德德,我们商量好了,等德德考了大学我们自然要告诉他。”

莫明听了这话,优如五雷轰顶,立刻瘫坐在沙发里,呆呆的一言不发。高芳一看莫明的情绪就明白了事情是真的了。两位老人对坐在那里,再也无心吃饭。高芳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,随后便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起来,一边哭一边说:“金帅这个不孝得孽障,他怎么做出这样不孝的事来,这可叫我们怎么在人面前做人,我怎么就这么命不好啊!”可怜一辈子要强的一个女人,到了老来,也是经不起年轻人做事不慎的打击。

周末的一个下午,城建局局长方进给魏妙打了一个电话:“喂!魏总,听说你分了不少红利,该请客了吧?”“哎呀,方局长,不分红利就不请客了,该请客就请呗,这与分红没有关系,我早就想请你客了,叫你这个参谋,给我们下一步开发别墅区出出点子呢!”“可不是我自己,有我们的副市长程颐、还有我们的规划局局长中信。”“行啊,你看着办吧,也该找一块玩玩了。今晚上六点,就在贵和了,不见不散。”

魏妙放下电话,心想:得找一个垫酒底的,这些酒圣,喝起来就够人受的,又是周末,没有多少事做,还不得玩个够?想着,便顺手摸起电话:“喂!李林,我今晚上要请领导们的客,你带上一个有点酒量的给我陪客。随便在贵和安排一个好的单间。”“好的,遵命就是了。”

晚上六点 ,魏妙站在贵和大酒店的门口,迎候程颐和方进的到来。远远的就听到程颐的说笑声,离着几米远程颐就嘿嘿的笑着伸出了手来和魏妙握手,口里说着:“你好啊,魏总,我们来你这里过周末了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魏妙淡淡的笑着说:“您这领导能够光临,是俺们的荣幸,怎么能说添麻烦呢!里边请!”魏妙觉得她的手被程颐纂的生痛。

进了包间,魏妙自是中道主,这个她没有推脱的理由。左右便是程颐和方进,程颐旁边是规划局局长中信;李林坐下边,来了一个颇具酒量的是小李子的助手伟伟,靠着方进坐下。

服务小姐过来冲茶,随口问道:“女士先生们,你们点菜还是要套餐?喝什么酒水?”没等魏妙开口,程颐便喧宾夺主的说:“套餐吧,我们又不是为了吃什么东西才来的,是为了和魏总说说话儿。”至于酒水,魏妙觉得比较重要,因为这些人是不喝那些国酒的,比较崇尚洋酒,魏妙对服务小姐说:“来法国皇家白葡萄酒吧”“这个是有年限的,有五年的,十年的,还有十五年的。价格分别是500元的,八百元的,1000元的。你们喝什么样的?”“那就来一瓶十年的,来一瓶十五年的,品尝一下有什么差别,再来一瓶日本清酒。”魏妙知道日本清酒度数低,喝了不伤人。自己怎么也得喝点,要不,这些人是饶不了自己。

虽然是套餐,可是标准定的高,什么生猛海鲜的都有,照样是非常丰盛。

一开始程颐还是比较斯文,一派官腔的架势,左右有方进和中信奉承着,没有什么失态的表现。可是酒至半数,眼睛就开始斜视着魏妙,要和魏妙换酒喝,口中不停的絮叨:“你喝清酒不行,那个度数低不少,咱们换了喝。”魏妙推辞着说:“我是不胜酒量才喝清酒,换是不行的。我现在身体不好,看过医生说是不让喝酒的。”

程颐的脸直往魏妙那边靠:“什么身体不好,我看你的脸面似桃花,气色十足,那里的病来?”说着就去夺魏妙手中的杯子。吓得魏妙直往后侧身子。

李林看着魏妙无处躲避,急忙倒了一杯清酒来递给程颐:“程市长,这是清酒,我给你换了,您用清酒和我们魏总喝吧。”程颐无法推辞,就用胳膊碰碰魏妙的胳膊说:“咱们俩都是一样的了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魏妙无法推辞,只好陪着喝了。

到了后半席,程颐的腿,在桌子底下,不时的碰碰魏妙的腿,而且他的腿还不时的在抖动。魏妙烦的只想恶心,可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她又不得不在哪里坚持着。

魏妙和方进还是比较熟悉,因为多年就认识,她只好小声求方进:“方局长,天不早了,我还有事,你和市长说说,咱们散席吧。”方进在一边也是看不下去,只是觉得程颐是自己的上司,不好多言。这次魏妙求他,不好推辞,便来到程颐的身边,附在程颐的耳边说:“天不早了,魏总明天还有事要办,我们就到这里吧!”

程颐眯缝着一双醉眼,看了看表,夜间一点一刻。也就点了点头。

程颐一行人走后,李林去结账回来对魏妙说:“我真想上去给那个姓程的一个耳光,什么副市长!我看倒像是臭流氓。”魏妙淡淡笑笑说:“请都请不了来的人,你还敢怎么着人家?大权在他们手里,我们在这里投资做生意,还不得靠着人家支持。你看城南那块地,不和白捡一样。”李林听了一言不发。他觉得魏妙是一个能容大海的胸怀。

且说程颐回到家里,来了酒兴,怎么也睡不着,魏妙的影子在他的眼前,挥也挥不去。自从他听说莫金帅和魏妙离了婚,他就觉得百思不得其解?为什么这么一个天仙一样的美人,莫金帅确要和她分手?看看魏妙的表现,实在不是那种风流之人。要是自己得到这么个美人,那可是千年的福分。他这时完全忘掉了魏妙是一个投资商,是一个企业老总。

星期天,魏妙觉得身上很疲乏,她想好好的睡个懒觉,早八点,手机就响个不停,她懒洋洋的抓起手机:“哪位?”“嘿嘿,是我”“啊,是程副市长,你这早就打电话,有急事吗?”“没有急事,是昨晚上我喝多了,失礼了,向你道歉啊!”“哎,就这事,你喝多了,我能谅解,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程颐放下电话,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他酒醒以后,觉得自己做的十分不妥,而且有些后怕。魏妙是什么人?是投资的港商,他怎么做出那等无礼的动作。仔细想想可怕的出了一身的冷汗。这才给魏妙打电话道歉。

李林的花园别墅区的计划出来了,魏妙和李林首先做了预算和策划,根据他们的预算,卖三千块钱一平方,还是赚60%的利润。再说了,按照他们测算的计划500平米的一栋别墅,连院子加绿化带外带车库,200万就可以买下来,图纸设计的是三间三层,每户约占一亩半地。房型十分美观大方,土洋结合,三楼特意设计了一个很大的观光台,夏天可以站在那里乘凉,品茶、观光、赏月。坐在观光台上,远远地就可以看到无影山山清水秀的美丽风光。楼房的底层是一个足足有80平米的一个客厅,再就是餐厅、厨房,客房、保姆房;二楼以上,两厅四房两卫。每层客厅的阳台都是落地玻璃,每层的阳台和观光台的周围都有一米二高的造型漂亮的罗马柱围栏。

李林看着那些效果图感叹地说:“魏总,这500平米的别墅可是称得上是豪宅了,你不买一套?将来会有很大的升值的。”魏妙嘻嘻的笑着反问道:“你说我买不买呢?”“我凭我的直觉,你魏总一定是买的。”“哈哈,你算是说对了,就我这种性格,我哪里会错过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