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91-293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8-30 19:53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国家税法中的规定,如果市里不给免交,就得单位自己交。如果交了这笔税款,也就享受不到市里的优惠政策了。这事也不能算魏妙一个人的责任,自己和洪总都是对合同过目的。将公司里的利润削减了这个数目吧,又垮了年度,对所有股东不好交代。

魏妙看到宋总一时不好表态,也知道宋总的为难之处。便在电话里说道:“宋总,我知道这事一时不好处理,我看这样吧,我们建设玫瑰苑花园式别墅区时,把这块资金加到销售价格里,等以后结账时削减这块利润,别没有好办法处理。”“你那边哪里来这块资金上交这个税款?”“没有办法,把我分得红利,先垫上呗!”

宋总听了这话,一阵感动。他觉得魏妙是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,现在这个年代,这样一心为了公司利益的人才往哪里找!他明白这件事连他自己也觉得做不到,因为于梦是个经济账算的很细的人,她是不会让他去办这种吃亏的事。

魏妙知道宋总的性格,他要是不表态,就是对问题的默认。

到了第二天,魏妙从自己的账户里转出了三百万元钱。吩咐程英:“去到税务局把地税款交了。”程英惊讶的看着魏妙说:“这怎么行,这是你自己的钱,我怎么下账?”“多么聪明的一个会计,怎么就无法下账了,你下到应付款不就行了。债权人自然是我了。”程英只好按魏妙的吩咐去办了。

程颐想到魏妙拜托他的事,他总得应付一下,要不无法再见魏妙。便给莫金帅打了一个电话:“喂!莫局长吗,你好!”莫金帅觉得奇怪,程副市长怎么突然给自己打电话?赶忙说:“是我,程副市长,你好!您找我有事吗?”“是这么一回事,香港润丰百合兴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土地税能不能给他们缓一缓?他们眼下资金有些紧张,打来电话叫我给问问。”“程副市长,这件事是你们常委扩大会议上订的,叫我们抓紧回收资金,市里财政吃紧,全市的干部工资都拖了一个月了。说的是谁也不准徇私情,这事我是不敢做主,无非你亲自写批条。”“不好办就算了。我怎么能去写批条!”

程颐听了莫金帅的一番话,额头上渗出了一层汗珠,他怎么敢写批条,不要这顶乌纱帽了!

莫金帅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,心里像打碎的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。他想到他和魏妙生活了将近二十年,魏妙除了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外,自己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从没有求过他。这次遇到自己手里的事,倒是求程颐说情。偏偏这个事情他莫金帅又说了不算,还是不能帮忙。他心里有些自责,他现在觉得自己以前做的过分,是他莫金帅伤害了她。但是,他又觉得魏妙她太要强了,她的要强的性格,和她的能力以及她的外表的稳重漂亮。使她在这个城市里红的发紫。这使他莫金帅压抑的喘不过起来,所以选择了分手。但是自从选择和魏妙分手以后,不知为什么,魏妙的音容笑貌有时常常的出现在他的幻觉中。

莫金帅觉得和刘新影生活在一起,刘新影的那种任何事情都是唯唯诺诺的脾气,就好像是吃饭不是吃饭,而且是在嚼那木头渣滓,没滋没味的。原来那种青春活力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每到这时,他就有些后悔。

程颐在电话里碰了一鼻子灰,觉得不好向魏妙交代,他想亲自到魏妙那里解释,又怕在那个大美人面前丢了面子。他便打电话给城建局局长方进:“方进,我有一件事麻烦你转告魏总,你告诉她,关于土地税的问题,我已经给她协调过,市里统一口径,所有企业一律交,没有活口。”没容得方进说话,就扣了电话。

方进弄个莫名其妙,这人是什么意思?土地税不是定了给人家免了的,怎么又叫人家交土地税?也体现不出什么优惠政策了,人家交了交易税又交土地税,这不是双跺脚。可是人家是副市长,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说怎么办就怎办就是了。

为了完成程颐的任务,方进便叫来司机,去了魏妙的公司。

进门以后,魏妙正在看玫瑰苑花园式别墅区的图纸,她见方进来了,便笑容满面的站起来说道:“方局长,你怎么有时间到我们这里来?好长时间不见您了。”“嗨,无事不等三宝殿,你们都是大忙人,那里敢随意打搅。”“哈哈!方局长就是客气,你什么时候打扰过我们了,都是我们打扰你。请坐,请坐。”魏妙说着打了一个请的姿势。惹得方进嘻嘻的笑了。“李林,给方局长看茶。”李林急忙放下手中的图纸去给方进沏茶。

方进坐定以后,李林端过茶来,方进接过茶杯,一边喝茶一边说:“魏总,程副市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土地税的事,市里统一口径,免不了了,叫我专程来告诉你。”

“呀,就这个事?打个电话不就得了,还亲自跑一趟。我们昨天已经交了。不欠税了,外面知道我们欠税,传出去多难听,会损毁了我们的信誉。我们的原则是诚信第一,利益此后。”

方进这时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,便问道:“你们不是享受优惠政策,免交土地税的,怎么又叫你们交呢?”

魏妙笑笑说:“国家税款是不能随便免得,那必须是符合国家税法规定的才能免,我们的免税都是应该市里给交,我们和市里签的合同是市里垫付,这回市里财政吃紧,所以催要这个钱。我就安排财务科交了。麻烦你转告程副市长一声,叫他不必挂在心里。”经魏妙这么一解释,方进才明白过来。

从魏妙那里出来,方进心想:这是搞的什么鬼,这不是明摆着骗人吗!叫人家来投资时说的天花乱坠,夸下海口是给人家免税的,人家过来投资了,城市也改容换貌了,群众也住上好房子了,又反过来向人家要钱。

没等方进回去,程颐就打电话问道:“方进,你去办的事怎么样了?”“嗨,人家昨天就已经去税务局交了,我今天是去当了一个马后炮的角色。”“啊!他们昨天就交了,我这事情办的有点拖拉了。落在人家后边了,真是不带劲。”方进心里说,自己办不好,怕在人家那美人面前丢脸罢了!

自从魏妙回来搞房地产开发以后,许多同学都比以前疏远了许多,他们因为魏妙是港商,现在又做着大事业,自然是不好接近。所以以前有些同学自己觉得身份卑微,便不愿意和魏妙联系。

一天吃中午饭时,李林开车出去采购了一袋子烧饼,各种各样的馅都有,有肉的、有素的、还有糖的。往茶几上一放说:“魏总,这里有家烧饼店,品种真多,我走到哪里,被烧饼的香味吸引着便停车买了这些。咱们今天中午就不出去吃饭了,叫过程英一块在这里吃烧饼。”

茶几上的烧饼的香味散漫了一屋子。

魏妙吸了吸鼻子说:“真香,这个烧饼店在哪里?”“在老东街的一个巷子头上,有几间门头,买卖好得很,还得排队买呢!对了,这个地方离翠玉园不远。”“李林,你去叫过程英来,咱们吃饭,我馋了,这味道太香了。”魏妙说着就过去拿了一个素馅的烧饼张口就吃。

一会程英过来了,已进屋就大声嚷道:“你们买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?”李林玩笑着说:“不香还能请你这个馋猫来吃,魏总就是忘不了你,一见我买了好吃的,立马就想到你。”程英双手抱拳向着魏妙:“魏总,谢谢!谢谢您忘不了我这个馋猫。”说得三人都哈哈的笑起来。

三人围着茶几吃着烧饼,边吃边聊天。魏妙说:“吃着这烧饼,就使我想起我们的老班长韩寒,她是我们班里当时学习在前几名的好学生,就在高考前的几个月,他的父亲病了,她母亲原来就是个病秧子,影响了她的精力所以高考落榜。更惨的是,为了照顾父母,供弟弟上学,她嫁给了本村的一个青年,那个人做了她家倒插门的女婿。她那男人老实巴交的,没有能力挣钱,就是靠种地过日子,一年下来的收入就是为她父母看病,供弟弟上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