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86-288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8-22 10:0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辆高级车开着,这不都是我们这些人的血汗钱。说实在的我和常青武浩做这点买卖,还不是指望着魏妙的支持,没有她,我们哪有这个赚钱的门路。”

希恒又往前凑凑,小声说:“听说你和魏妙的关系不错?”“什么关系不错?我们是同班同学,她看我们几个快吃不上饭了,所以帮我们一把。”“韩丹,你能不能帮个忙,我也挂靠她们单位,搞个自己的公司?”韩丹迟疑了一会,为难的说:“这个怕是不好处理,她们是香港公司,老板是香港人,怕是她说了不算。”“嗨,你试试看,成不成无所谓,打句话呗。”韩丹是个老实人只好点头答应着。

希恒的这些话都被在一旁的云浩的妹夫王发先听了个仔细,他把希恒的话告诉了云浩。

云浩听了十分生气,他觉得希恒这个人将来是个靠不住的人。回家便对季紫惠说:“紫惠,我听说希恒要找你的那个搞房地产那个叫魏妙的同学,要挂靠她们办个自己的公司。你和那个同学关系怎么样?”“应该是可以的,我们俩原来是无话不讲的。”季紫惠自信的说。“那就好,你有时间,找找她,请她吃个饭,告诉她千万不能叫希恒挂靠她的公司,就说希恒那人靠不住,将来惹乱子。我这里和国土局的局长说说,一分地也不要给他批,给他断了那条后路。”“也是,等我们把本钱赚足了,咱们就撤了股,和这种人掺和风险太大。”“紫惠,你那边的股份怎么样?赚不赚钱?”“谁知道,苏博和项阳只是说是赚了钱,但是没有分红。那天在一起吃饭,东方还问过项阳,项阳说‘你们俩放心,亏不了你们,到时候抱个金娃娃给你们就是了。’我也不好再多问。”“看看吧,不过等着地皮升值也足够我们的本钱,就先撂着他们,以后看情况再说。”云浩自信的说。

魏妙和李林等几个人,正在研究花园别墅区开工事宜。突然,手机响了,魏妙一看竟然是季紫惠的电话:“喂!听出我是谁吗?”“你这个调皮蛋,我怎么会听不出你的声音来,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啊?我因为你官做大了,忘了我这个老同学了!”魏妙笑呵呵的说。“谁叫你是港客来,我们觉得港客是不好攀的,你都是大富翁了,我怕你不认识我了呢!”季紫惠笑着开玩笑。

“什么大富翁!我是给人家干的,大头都是人家那真正的香港人的。你们这些从政的人更忙,我回来这么些日子也没有见到你,真还有点想你。”“哈哈!想我好啊,你今晚上有事吗?没有事的话,我请你吃饭。”“你们这些当官的,哪有请别人吃饭的,都是人家请你们,该是我请你才对。”“不是开玩笑魏妙,我真是要请你吃饭,多少日子没有见面了,想你了,今晚六点,丽华,不见不散。”季紫惠的性格就是这样,容不得魏妙再多说就扣了电话。

晚上六点,魏妙冒着细蒙蒙的小雨开车去了丽华,她下车时,季紫惠撑着雨伞来到车前接她。一手揽着魏妙的肩膀,一手为魏妙撑着伞,显得分外亲热。

来到一个高级包间,魏妙一进门觉得十分惊讶,偌大的一个包间里,就只有她们两个人;偌大的一张餐桌,就是两套餐具。

季紫惠放下雨伞,拉魏妙坐下:“魏妙,咱们几年没有见了?可想你了。来,这是菜谱,想吃什么?点吧!”说着就把菜谱推到魏妙跟前。

魏妙看看季紫惠的脸,诧异的问道:“怎么就咱俩?”“嗯,就是咱们俩,咱们要说说知心话儿,叫别人一掺和,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”“也是,好几年没有在一块好好的说说私房话了,这可好了,说什么也没有干扰的了。”“就是嘛,要不我怎么一个外人都不叫呢!”

魏妙看了看菜谱说:“来个清淡的,腰果炒西芹,再来个木耳拌黄瓜。就是俩毛人够了。”

季紫惠拿过菜谱又点了一个酱汁海参和红烧猪蹄。

季紫惠把菜谱递给服务小姐说:“你给我们俩泡好茶,再来瓶法国红葡萄酒,菜上齐了,你就不必靠在这里服务了,解放你了,我们自己为自己服务就行了。”

魏妙看了季紫惠的行动,猜想季紫惠可能有重要话要说。

菜上来以后,季紫惠给魏妙斟满了葡萄酒,自己也把杯子里斟满了葡萄酒:“来,魏妙,我为你的成功祝贺你,来干杯!”“呀,原来性格还没有改,一喝就是干杯!”“不,不,能喝多少算多少,这只是一种口头禅,就只是咱俩,那里那些虚套路子!”“这还差不离,年龄大了,没有那种莽撞劲了。我身体不好,现在基本上是不喝酒了。”魏妙解释着说。

季紫惠试探着问魏妙:“魏妙,我听到一个消息,不知是真还是假,不敢冒昧的问你。”“什么事?说吧,我不介意。”“我听别人风言风语的说,你和莫金帅分手了,这是真的吗?”

魏妙听了沉默了一会,反问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“这个事在市里传的很响,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就是了。”

魏妙听了季紫惠的话以后没有一点表情,只是低头吃她的酱汁海参。

魏妙吃了一会海参,抬头看看季紫惠,见季紫惠呆呆的看着她,等她的回话。

魏妙扑哧一声笑了,随手拿起一只塑料手套,套在右手上一语双关的说:“来,季紫惠咱们啃猪蹄,这是美容佳品,即使你点的再好的美味,不赶快吃,任何一种美味佳肴,等到凉了就没有味道了!”

魏妙最后的一句话,似乎给了季紫惠一个暗示。季紫惠也就不提关于魏妙和莫金帅的那些话题了。

季紫惠随即话题一转,又转到她的中心目的的话题上来:“魏妙咱们这些同学当红的属于你了,再就是于俏俏,她的老公希恒开了一个钢管有限公司,听说生意不错,现在于俏俏也不和以前一样了,也参与到希恒的公司里管理财务。”“嗯,这个我知道,韩丹他们搞的钢管租赁公司,就是从他那里拉钢管。”

季紫惠又试探着说:“听说她家希恒要找你。”“找我做什么?我从来就没有和他打过交道。”“希恒想找你挂靠你们单位,再组建一个民营公司。”“紫惠,希恒那个人我还没有见过,对他不了解。”

季紫惠停顿一会说:“据说人品不好,是个靠不住的人,于俏俏和他结婚以后,他不让俏俏要自己的孩子,生怕亏待了他的那个儿子。俏俏说原来他总是把俏俏当狗啊猫的那些宠物来养着,现在用着悄悄了,才对她好了。”

魏妙心想:这个季紫惠,她到底是什么意思?请我吃饭的目的,就是为了谈论别人的这些隐私,来嚼人家的舌根子?魏妙是最不愿意议论别人私事的人。她想把话岔开便说:“我们公司又不是我一个人开的,是股份制企业,我在这里只是主持这里的工作,这里的任何事情我个人是无权处理的,谁也不用打我的注意,我自己说了不算。”

季紫惠听了魏妙的这句话,明白了魏妙的意思,也就是说,她不会私自接受任何人打她们旗号的要求。这使季紫惠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她也完成了云浩交给他的任务。

魏妙嘴里啃着红烧猪蹄,一边啃一边笑嘻嘻的说:“季紫惠,你点了这美容佳品,你也不啃,我还是很少吃这个东西,偶尔吃一次真是口味不错。快吃吧,要不就凉了,吃完了,我和你好好的唠唠嗑。”“魏妙你好似那时没有吃过东西似地,就是一个劲的吃。”“嘿嘿,难得老同学请一次客,还不得多吃点。”“你这个淘气鬼,闲我不请你吃饭,以后经常请你,叫你吃个够。”季紫惠说着自己也套了一只塑料手套,和魏妙一块啃猪蹄。两人相对一笑,随后又发出哈哈的大笑声。

魏妙啃完一块猪蹄,摘下手套,举起酒杯:“来,季紫惠,我敬你一杯,祝贺你继续荣升!”“嗨,老了,还荣升什么?混个铁饭碗抱着就不错了。”“怎么那样的消极,这可不是你季紫惠的性格。”“是真的没有盼头了,你不想想现在一批一批的分配那么多大学生,有本科生,硕士生,还有博士生,这些人还要考试才能做公务员,有的还要靠关系才能进机关。你像我这么一个老高中还有什么盼头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