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69-270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7-24 16:49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沙发,一个茶几;沙发的对面墙上挂一块二十英寸的电视;墙上挂着两幅西方油画;靠墙的一边是一张长方形的餐桌,四把椅子。最多不过坐四个人,一般情况下都是两人就餐。

魏妙进屋后看到这个环境,心想:怪不得莫金帅都是半夜三更的回家,敢情多半时间是在这里鬼混。

小姐送过茶来,顺手递过一个菜谱,莫金帅这次殷勤的为魏妙倒上茶水说:“坐吧,这里很净,说话方便,没有任何人干扰。菜谱在这里,你想吃什么自己点。”“我随便,你看着点吧,你是知道我吃饭从来不挑剔。”“你啊,今非昔比,还是你点吧!”

魏妙虽然听了莫金帅的话不无讥讽的意思,但是她毕竟是具有较高的涵养,也不多说。只是笑笑:“好,我点。”魏妙尽是点了一些莫金帅平日里爱吃的东西,又要了一瓶法国红葡萄酒。

莫金帅拿过菜谱,特意点了一个菜,那就是“霸王别姬。”

魏妙看到莫金帅点了这道菜,心里一切都明白了,莫金帅定是要谈她们之间的生活问题。她们可能就要分手了!

酒菜上来以后,魏妙给莫金帅斟满了红酒,自己也斟满了一杯,端起来说道:“莫金帅,咱俩这样坐在一起喝酒,已经是久违的事了!今日里难得一聚,来!我先敬你一杯。”

莫金帅迎接着,自己觉得做什么事都是比魏妙慢半拍。本来是自己应该主动事,可是自己的行动就是不跟趟。

魏妙只是劝莫金帅喝酒,只字不提莫金帅找她有什么事。喝了几杯酒以后,莫金帅趁着酒胆,向魏妙提出他的问题:“魏妙,我们结婚快二十年了吧?”“是啊,十七年了。儿子不是都上了高中了。”“可是我总觉得我们越来越生疏了。”“哦,那是你的感觉,我没有那种感觉,我觉得我还是过去的我。至于你有什么感觉,我就不得而知了?”

莫金帅半天没有说话。他不停的转着手里的酒杯,不时的抬头看看天花板。就是不正眼看魏妙。魏妙觉得好笑,边玩笑着说:“找不着感觉了是不是?因为我老了,没有青春活力了,所以也就没有激情了!”

莫金帅心虚,他听到魏妙说的这些话,似乎是魏妙知道了他和刘新影的事情。瞪大了眼睛问道:“你在跟踪我?”“贼不打三年自招,我哪有时间跟踪你,不过是偶尔而已。”

“魏妙,你太要强了,你做的一切,你的成功你的名利和地位都压得我喘不过起来。”“你错了,在你的心目中还是那些封建的东西,还是旧的礼仪,孔夫子的三纲五常,女人就该呆在家里相夫教子,操持家务,女人不该做大事。我算什么,干这点小事你就受不了,人家那些大的女科学家,那些高官,还有国外的总统,有多少是女的。你是怎么看的?”

魏妙的这些话倒把莫金帅激怒了,他拍的放下手里的酒杯:“魏妙,我不听你的那些大道理,我今天就是和你来摊牌的,咱们离婚,你当你的女强人,我过我的平常日子,我就是不喜欢你这样的女强人。”

魏妙的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了,她觉得实在是太委屈了,她没有想到莫金帅的思想境界竟是这么的狭隘。她不想离婚,主要是:一是她对莫金帅还是有感情的,她因为莫金帅做的那些男娼女盗之事,是因为她长期不在家造成的;二是她怕社会影响不好;三是她想能使儿子有一个健全的家。可是她又是一个极要强的女人,既然莫金帅提出离婚,她为什还要勉强维持这名存实亡的婚姻?

魏妙冷静下来以后,爽快的答应道:“好啊!既然你不喜欢我,另有新欢,又提出离婚来了,我们就好合好散,也没有必要张扬,咱们协议离婚吧。莫金帅,你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,我签字就行了。”莫金帅听了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没有想到魏妙答应的这么痛快,不觉心里又有些留恋,魏妙过去的好处,又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。

这晚莫金帅出乎意料的按时和魏妙一同回了家,而且回到了魏妙的卧室。魏妙厌恶的说:“滚开,我们已经不是夫妻,你又何必死皮赖脸的到这里来。”“魏妙,你错了,我不是赖在这里不走,我是想和你商量我们怎么个协议离婚呢?”“我不是说了,你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,我签字就行了。”“魏妙 ,我想我把这房子留给你做个纪念,你是知道的,我又没有什么积蓄,更没有值钱大物。你又不缺钱,所以我只有把这房子给你,这是目前我最值钱的财产。也是我弥补我的罪过。”“我什么都不要,我自己有能力买房子。”魏妙没好气地说。“不是你有没有能力的问题,这要分手了,我又突然觉得你还是有很多好处,你以前对我情分也不薄,是我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。到了这一步,我又没有了回头路。我想过多少次了,决定留给你这套房子。儿子德德来了也好一处住住。”

提到儿子德德,魏妙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了:“德德跟谁?”“当然是跟我,他是爷爷奶奶的命根子,再说了,你又是个大忙人,你哪里顾得上德德,他正上高中,正是需要人好好的照顾的时候,这是他的关键时刻,不能误了他的前途。”“你嘴上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你也知道孩子发展前途的重要性,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你却要和我离婚,这不是给孩子的心灵造成创伤?你和那个女人的窝囊事,你当我不知道,我早就发现了,我为什么没有提出和你离婚,主要就是为了德德,能有一个健全的家。”“我们维持一个名存实亡的家,过着同床异梦的日子,有什么意义?”“是啊,我为了孩子宁愿委曲求全。只要德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