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24-225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6-04 15:25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值班。”“真是的,原来是你们常生活在一起,那倒无所谓,现在你一年才来个一次两次的,他也照常去值班,我看你们那一家子也太认真了。”英子笑着说。魏妙笑笑说:“无所谓,我都习惯了。”英子又问:“魏妙,你给素素带了衣服,一定见到了冯妮妮,她现在干什么?都多少年没有她的消息了!还是真有点想她呢。”“哎呀,光顾了说话了我还没有给你们泡茶呢!你们先都坐下,站客难伺候,我去泡茶,咱们好好的唠唠嗑。”

他们几个都在茶几后面的沙发上坐下来,英子坐在一头的单人沙发里。魏妙先是端来了瓜子和糖果,随后将洗干净的茶具端上来。拿来了上好的碧螺春,一边泡茶一边说:“来点耐浸的茶叶,免得我换茶麻烦。”魏妙给每个人倒好了茶水,自己也端了一杯。回头和德德说:“德德,愿意出去玩也行,到里间里看里间的那块电视也行。我和你们这几个叔叔阿姨说说话儿。”“好的,你们说吧,不关我的事。我看电视去了。”英子说:“你们的德德真懂事,也不出去疯疯,你看多稳重,孩子长得也好,成了帅小伙了!”常青开玩笑说:“人家是优良品种,谁能比得上。”’“别没正经了,都多么大岁数了,还是油嘴滑舌的。”魏妙笑着说。英子又接着问:“魏妙,你还没有告诉我关于冯妮妮的事呢?”魏妙喝了一口茶:“别急嘛,你听我慢慢的说呀!”

魏妙回想着说:“有一次,我和朋友在一个大酒店里吃饭,我看见过她,她打扮的十分特殊,和两个男人在那里吃饭。我看哪两个男的不大地道,我就没有敢和她说话,她也没有看见我。就这样见了她一面。我从那时就知道她在南都,在大约半个月以前,我们在超市里见了面,她拉我到四楼去吃饭,我看她面容很憔悴。她说是在什么家政服务公司工作。还给我留了一张名片,上边有个电话号码,咦,我没有带来,在南都的家里放着。当我说起了素素,她心里很难过,她觉得对不起孩子,所以就买了几套衣服,拖我带回来,说等以后有了钱,就把素素接到南都去。临别时,我看她好像是不舒服,走起路来怎么看着有些晃晃悠悠的两腿发软。从此以后再没有见她。你看我光顾了说妮妮了,我们厂里现在怎么样了?我也很想知道你们这些人生活的怎么样?都一定很好吧!”常青他们几个你看我,我看你的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。还是英子先打破了沉默。

英子说:“魏妙,你走了以后,咱们厂里变化可是不小,魏海生调走了。”“怎么,魏海生调走了?他那么大的岁数了,调到哪里去了?”魏妙打断了英子的话问道。“市里的地震办公室,当书记去了。”武浩抢着说。“咦,那是个有职无权的差事,养老,为年轻人倒位置呗。”常青喝了口茶说。“那咱们厂里谁接替了魏海生?”魏妙问。“变化大了,企业改制了,项阳和苏博承包了,他们俩搞了个什么新项目?是苏博他有个在台湾的舅舅爷投资,投了一千五百万,现在还没有投产。苏博是董事长,项阳的总经理,老班子里的人,就是留了一个卞贺,其他先靠边站,等候安排。”

魏妙听了常青的这些话,又问道:“你们这些人怎么安排?”武浩说:“我们也是入股,他们领导层是占51%我们是占49%还都没有交钱的,看看再说。”韩丹在一边脸憋得通红说道:“他们离了我们还不行,没有我们谁给他们卖力!不中用的不是早踢出去了。要不是他们搞优化组合,杜何他也死不了!”

魏妙惊讶的啊了一声:“怎么,杜何死了!怎么死的?”常青指着韩丹说:“这个韩丹最清楚,叫他说吧。”

韩丹双手捧着茶碗,好似那茶碗很重,低着头半天才说话:“项阳和苏博又是搞优化组合,又是搞全体入股,中层是四万,一般工人是两万。杜何的情况特殊大家都知道,自从他和老婆离了婚,家底子被她老婆搬了个精光。就是只给他们父子留了一块十二英寸的黑白电视机,那还是为了给他女儿看的。他这个人不光是没有钱,心里又没有个度量,有事就乱说一通。那天喝了不少酒,就去和项阳理论,结果项阳火了,就停了他的工作,不让杜何上班了。杜何一赌气就狼啊狗的骂了项阳一顿。不上班以后,自己花了一千五百块钱,买了一辆二手电动三轮车,满大街上拉客。虽然赚钱不多,也够他爷两个生活的。”

韩丹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会,喝了几口茶,接着又说:“今冬大寒那天,下了一天的小雪,飕飕的刮着凛冽的西北风,天气特别的冷。杜何冒着这恶劣的风雪天,跑了一天的三轮车,傍晚来到我家,双手不停揉搓着,鼻子冻得红红的,鼻涕水都流到了嘴唇上他都不觉得。嘴里不停的说着‘这天,真叫冷,’我看他冻得脸红红的,流着清鼻涕,怪可怜的。我就叫他在我家住下吃饭,他也没有推辞。红颜炒了俩菜,我和杜何喝了一瓶红星二锅头。吃了饭,雪还没有停,我劝他回家休息,他当时也答应说不去拉客了。可是到了晚上十二点了还没有回家,她的闺女就到我家去问:‘说她爸爸没有回去。’我们几个就出去找他,可是找遍了城里,也没有个人影儿。到了第二天,交警队里来了电话,说是城北的公路边的沟里有一辆三轮车翻了,人被车砸死了。从他身上带的工作证上认定是我们厂里的人。叫我们厂里去人处理,可是项阳那个黑心的,‘说是那个人被开除了,不管。’我想这人肯定是杜何,我就过去了,一看可不是咋的,正是杜何。公路上一滩血,交警队的人最后认定,是肇事逃逸。又打电话给厂里,叫处理后事。杜何毕竟是厂里的工人,项阳无奈,就派了卞贺和我一块把杜何拉到火化场火化了。杜何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走了!到现在也没有破案!”“那他的女儿怎么过?”魏妙问。“还有一点抚恤金,她奶奶把她领回老家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4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