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01-203页作者 思宏  

2014-05-16 09:48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套名牌休闲装。紧接着魏妙又摸索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,魏妙打开给婆婆看。高芳一看,是一副二十四K的金首饰,一副耳环;一条金项链配了一个心形吊坠,一个金戒指,一只新式花样的金手镯。

高芳看了高兴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。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说:“这得多少钱?你还在上学那里来钱买这么贵的东西!”

魏妙一面给儿子德德试着衣服。一面说:“嗨,人家南方人时兴上着学兼职打工,我也是利用业余时间打工赚的钱买的。哪里的钱好赚,只要不怕吃苦,就不缺钱花。”婆婆公公自然信了!

丁玲丁玲的门铃声,魏妙知道是莫金帅回来了,便起身去开门,这时德德抢先一步去开门,魏妙也迎了出来,魏妙一看到莫金帅脸上不仅露出了抑制不住的惊喜,同时也感到有一种出乎她意料的惊讶!莫金帅今非昔比,他打扮的整整齐齐,上身穿了一件紫红色的夹克衫,下身穿了一条藏兰色的水洗牛仔裤,脚穿一双铮亮的富贵鸟名牌皮鞋,配了一双白袜。三七开的发型,疏的整整齐齐一根乱发也没有,近视眼镜也换了窄边的无框眼镜。魏妙觉得莫金帅英俊不减当年!

莫金帅打量着魏妙说:“魏妙,对不起,没有到机场接你!”“听爸妈说了你很忙,不接这不是也顺顺利利的回来了!”

魏妙从莫金帅的脸上看不出她回来莫金帅有多么喜悦,他不像原来的他,他表情淡淡的。这使魏妙的心里好似压上了一块冰。“还不快屋里坐,在院子里说话,不觉得凉!”高芳催着她俩进屋。

莫明问:“金帅,你们局里还是那么忙吗?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来!”“是的,最近市里号召招商引资,给每个单位都下达了任务。现在给那些新上项目的单位进行考核,看他们够不够享受免税资格。”“哦,对了魏妙,你走了这半年,金帅升了正局长了!他告诉你了没有?”莫明面带自豪的表情说。魏妙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着摇了摇头。

高芳在一旁催促着说:“老头子,你不是愿意到外边吃饭,天都这么晚了,他们都饿了,还不出去吃饭!”“对,对,赶紧吃饭去,贪说话了,忘了肚子里不愿意了,走,金帅,开着你的新车咱们出去吃饭去!去丽华,今天老头子请客。”魏妙出门一看,莫金帅换了新车,是新款帕萨特。魏妙随同一家人高高兴兴去了丽华。

吃过晚饭,已经是深夜。魏妙和莫金帅回到家里,莫金帅一脸的疲惫,打着哈欠,嚷着要洗澡睡觉。

魏妙她全没睡意,她一是觉得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莫金帅了,好像有许多话要说;二是看到家里乱糟糟的,脚都下不去,想简单的整理一下,心里觉得舒服。她便换了睡衣,开始整理床铺沙发以及衣橱。

莫金帅不耐烦地说:“你这半年不在家,我就这么过的,你要是喜欢干净,你就像我电话里所说,不要再走了,我们相安无事得好好过日子,你要是不听我的劝告,我就只有这么混下去,没有办法。你知道寂寞的日子是多么难熬?没有老婆在身边,那里像个家!”魏妙听了没有说话,她在整理床铺。

她心想:莫金帅说得句句在理,尤其是他这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脾气,能坚持到这种程度就不简单了!咋看到那身打扮,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家里会脏到这个程度,这叫驴屎蛋子外面光,只是给外面的人一种错觉,就是叫外面的人因为他生活的很好。

莫金帅从洗澡间里出来,急着要睡觉,便十分不耐烦地说:“别在那里折腾了,扒个窝就睡觉吧,我太疲劳了,眼睛都睁不开了!”魏妙笑说:“那怎么被褥也要铺平啊!被套和床单也太脏了,我换下来明天洗洗。”“快一点,整完了,抓紧洗洗澡睡觉!”魏妙只好听他的,不再整理其他的东西,急忙去洗澡睡觉。刚上床,还没有反应过来再和莫金帅说些什么?早已被莫金帅拖进了被窝。一阵狂风暴雨之后,莫金帅翻身就打起了呼噜。

魏妙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她想:这半年来莫金帅的变化怎么这么大,虽然是两人经常通电话,可是经常是不等魏妙把想说的话说完,他就会不耐烦的扣了电话。尤其是这次回家,她多么想把这半年来的生活中工作中发生的一切和他倾诉,可是他根本就无心听。魏妙想到这里长叹了一声,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,将那大红色的鸳鸯枕头打湿了一片!

第二天,莫金帅一觉醒来,发现魏妙早就不在身边,她在哪里腰里系着围裙,头上裹着纱巾,正在清理着满屋里的卫生,从沙发到橱柜;从客厅到阳台;从厨房到厕所,里里外外都清理的干干净净,东西整理有条不紊。他想:魏妙确实是个好女人,就是太要强,野心太大,她要是守规守矩呆在自己身边多好。可是,他莫金帅控制不了她的要强好胜的野心。他无法满足她要做个有钱的女人的欲望。他心里明白,他现在是留不住她,她的心已经飞翔在哪海阔天空里!

魏妙正在整理卧室,猛地抬头一看,看见莫金帅大睁着两眼在哪里看她,便问:“睡足了,看昨天晚上那个困劲儿,你起码要睡上一上午,才能解乏,怎么这么早就醒了?”“睡足了,你不歇会儿,刚到家就不停手的干活,家里的活没有那么急的。”“嗨,太乱了,整理整理心里觉得痛快,我已经弄完了,天不早了,你饿了吧?我给你做点吃的。”“你做什么,冰箱里什么也没有,你也没有吃早饭吧?我洗漱完了咱们出去吃吧,你不在家的这些日子,我都是出去吃早餐。”

魏妙这才打开冰箱一看,里面除了饮料啤酒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便笑着说:“好,我们出去也随便到超市里采购一些吃的,中午我们到我妈那里吃中午饭,也叫上我们的儿子,我也得去看看我的老爸老妈。我可是真想他们啊!”

莫金帅心里不愿意到魏妙父母那小屋里吃饭,他嘴里不说,实际上是闲家里脏,每次去吃饭,总是有赶不走的苍蝇,还有哪些黑乎乎的茶碗和碗筷。便找理由说:“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有和德德一块吃饭了,我看咱们叫上他外公外婆到酒店里吃吧,也免得他二老忙活。”“那好,咱们出去吃了早饭,再叫德德一块去超市,看德德喜欢什么再给他买些。我回来一趟不容易。”魏妙说到这里,看到莫金帅脸上的表情不痛快,便把话打住。

魏妙的父母见到女儿女婿和外甥一块来了,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,小房子里的客厅面积太小,坐不下那么多人。魏妙的母亲便从外面打得那个小棚子里找出了两个小马扎,自己和魏妙坐,把莫金帅和德德让到上面的方桌上,魏妙的老父亲忙把魏妙给他们的好茶拿出来沏上,茶碗涮了又涮,给莫金帅和德德倒好了茶说:“难得你们来啊!家里条件不好,你们就将就着喝点,这茶还是上等的。”回头吩咐魏妙的妈妈说:“老婆子,你出去弄点好吃的,中午叫他们在这里吃饭!”魏妙忙说:“不用了,咱们一块出去吃饭店去,在家里太忙活了。”

父亲端详着魏妙说:“看样在哪里生活还可以,没有看出瘦来,听说那里都是吃大米,习惯吗?”魏妙笑笑说:“其实那里也有很多面食,现在到哪里都是一样,什么都有,根据地方人的生活习惯,自己安排。”

妈妈感叹的说:“我们还担心你在那里吃不习惯大米,看来都是一样,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。这一次回来住几天?”

魏妙看了看莫金帅,心想:莫金帅还没有问我待几天呢!还是妈妈体贴自己,便笑了笑说:“我请了五天假,计划五号下午回去,我定的是往返机票。”“唉,当差不自由啊!这么远回来,才住这么几天!”爸爸叹了口气说。

德德在哪里待不住了,嚷着说:“我有点饿了,爸爸,咱们和姥姥老爷出去吃饭去吧!”魏妙看看莫金帅茶碗里的茶,一口没喝,她知道莫金帅闲脏。便顺水推舟地看着莫金帅说:“爸妈,天不早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,金帅,咱们就到附近的福寿酒楼去凑付着吃点?”“你看着安排吧,我怎么都可以。”他正说着话,突然手机响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