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194-195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5-10 08:40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就不错了!像他这种情况,我们正是利用的好机会,给他们好处,他们还能不帮忙?我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不吃腥的猫!”希恒真没有想到,于俏俏还有这么多见识,自己以前真是小瞧了她啊!

星期五的下午,季紫惠刚开完会,正准备回家。忽然手机响了,她从包里掏出手机,看了看来电号码不熟悉,便又把它放回包里。可是铃声不断的响,看来这是个熟人!“喂!哪位?”“怎么混好了就不接电话了!老同学的声音也听不出来?我是俏俏。”“啊呀,俏俏,你怎么想起我来,是不是贵夫人的日子过的腻了!想起了老同学说说话儿?”季紫惠开玩笑地说。“可不是咋的,整日里无所事事,心里真的有些腻烦,你明天晚上有事吗?”“现在还说不准,怎么俏俏,你有事吗?真有事,电话里说就行,咱们都是老同学,你也不用客套。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,向来不喜欢拐弯摸角。”“我也没有别的事,是想请你们全家吃个饭。”

季紫惠心想:太阳是从那边出来?她于俏俏虽然是有钱,常年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。可是她从来也没有请那个同学吃过饭。今天怎么突然邀请我一家吃饭?她葫芦里要卖什么药?想到这里,便说:“明天再说,因为我的时间不好定,说不定哪时就有事,明天咱们再联系好吗!”说完便扣了电话。

于俏俏站在那里,手里握着电话自言自语的说:“嗨,人吗,有了权力,就得拿点官架子给你看看!谁叫咱们用着人家呢,只有明天再联系了!”于俏俏回头对希恒说:“季紫惠说明天再联系。”“好事多磨,那你就明天再给她电话,要求别人办事,就得属狗皮膏药,沾上了就叫她剥不下来!”“你既然有那套本事,怎么就是办不成一件事?”于俏俏不屑一顾地说。“哈哈,看重你一点儿,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不是?真是小女人不中交!”希恒不高兴地说。于俏俏看到希恒不高兴了,便不再言语。

季紫惠的女儿菁菁学习成绩不是很好,季紫惠给她请了一名家庭教师,每到星期六和星期天,就按时来给菁菁补课。尤其是数学,她好像是不开窍似的,老师讲了半天她好像是听天书。这使季紫惠十分烦恼,她怕女儿像自己一样将来考不了大学。

这个星期六,老师来电话请假,说是家里的老父亲病了,接来市立医院看病,问季紫惠有没有熟人,季紫惠忙忙的答应说一定帮忙。说完便安排菁菁自己在家复习,忙忙的去了医院。见到老师后,看到她的父亲病的不轻,就急急的帮着找技术好的医生。她正忙得团团转时,手机又一个劲的响起来!她忙跑出急诊室,一看是于俏俏打得,便说:“俏俏我现在有急事,过一个小时再打好吗?”说完便扣了电话。于俏俏心里嘀咕,这人官架子越来越大了,怎么这么个态度!没奈何,只好眼睛盯着小坤表,等那一个小时,她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。

突然电话铃响了,把于俏俏吓了一跳,她一看号码,是希恒打来的“喂,俏俏,联系上了吗?”“哦,联系上了,只是时间没有定下来!你一大早到哪里去了?连早饭也没有吃。”“哎呀,公司里来了一批钢材,我去安排卸货了,你快给我准备吃的,我饿坏了!”“好,我这就准备。”于俏俏放下电话没好气地说:“真是个葛朗台,多少饭店不去,还得来家舔食!”于俏俏嘴里一面嘟囔,一面去给希恒做饭。

这时她的手机响了,是季紫惠打过来的。“俏俏,对不起了,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,还是为了吃饭的事吗?我看还是免了吧!怪麻烦的。”“别,别!我和希恒都在贵和酒店定好了房间了,哪能免呢!”于俏俏一时慌乱,便说了贵和酒店,那可是市里最好的也是最贵的酒店!她还没有和希恒商量,就随口说了,还不知道希恒又是怎么数落自己?

这边的季紫惠一听是去贵和,忙说:”“俏俏,咱们又不是外人,去那么贵的地方干嘛?找个小地方玩玩就行了!”“还有你家云浩,他是那么一个要脸的人,他能给我面子就不错了。我多少年来第一次请你们吃饭,不能去太差的地方,说定了,今晚六点你们一家去贵和,不见不散啊!”于俏俏又继续为希恒做饭。

这时,外面响起了趴踏趴踏的脚步声,于俏俏知道是希恒回来了,便笑脸相迎。等希恒坐下吃饭时,她趁着希恒高兴,便说:“我联系好了季紫惠一家了,也把吃饭的酒店定了。”“什么时间?那里的酒店?”“晚上六点,贵和大酒店。”“咦,就是贵点,放长线钓大鱼,贵点就贵点吧!”希恒说着继续吃饭。于俏俏听了希恒的这番话,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。这是自从她嫁给他希恒,第一次自作主张做的一件事。

周六的晚上,在贵和大酒店的一个包间里,于俏俏和希恒正在焦躁的等待季紫惠一家的到来。因为说定了是晚上六点,可是,时钟都敲过了七下,怎么还没有见到人影儿?希恒埋怨于俏俏办事不踏实,不是那种钉是钉铆是铆的性格。于俏俏只好摸出自己的手机打电话联系:“喂!是季紫惠吗!你们怎么还没有到呢?”那边传来了季紫惠的声音,“啊,叫你们久等了,马上就过去,我们是在等菁菁,这个野丫头,今天她的老师没有来,她就不知道到哪里疯去了!云浩已经找到她了,说是马上就回来。”

等到季紫惠一家来到,已经是快晚上八点了。希恒和于俏俏忙忙的起来迎接,于俏俏让过她们三口坐下。一边向云浩介绍说:“这是我们家希恒,你不认识吧?”又回头对希恒说,他们一家三口我就不用介绍了。”季紫惠笑着说:“上次不是在一块吃过饭吗,当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1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