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4年04月18日  

2014-04-18 09:48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忽然,在离她们不远的一张餐桌上,有人喊魏妙。魏妙抬头一看,啊!是季紫慧一家三口和几个魏妙不认识的人正在一起吃饭。魏妙便向她打了个手势,表示自己也是来吃饭的。

季紫慧便放下手里的杯筷来到魏妙身边,坐下来和魏妙说话。魏妙说:“别坐了,季紫惠,耽误了你吃饭多不合适,有话等你吃完了饭,咱们再说也不迟。”季紫慧笑着说:“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,说几句话空空肚子回去好多吃点。魏妙,我觉得我们有一年多没有见了,真有点想你。”“可不是咋的,我也想你啊!可是,你的地位高了,又是在衙门里当差。我们难进你们的大门,去找你玩玩吧,进门还得登记什么的怪麻烦的。你们三口是和谁在一起吃饭?”“是下面一个乡镇的几个基层干部,到市里来办事,说是要请我们一家人吃饭。正好是星期天,我家云浩和菁菁都没事,就一块来了。你认识我们的菁菁吗?你看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就是。”季紫慧用手指着坐在桌子一边的一个小姑娘说。

魏妙摇摇头说:“真不认识,我看你姑娘的个头比我儿子德德还高呢。”莫金帅插话说:“有个人高马大的母亲,女儿的个儿还能矮了!”季紫慧咯咯的笑着开玩笑说:“怎么!莫局,你家儿子这么漂亮,咱们攀个亲家怎么样?”莫金帅抚摸着自己儿子的头说:“好啊!我们怕是高攀不上呢,是不是德德?”

魏妙的儿子德德是个有个性的孩子,他听了大人们开的玩笑有些过了头,自己扭过头去,一声不吭。

季紫慧哈哈的笑着说:“看来我们是高攀不上了,你看您家的德德都扭过头去不理我了!”魏妙对儿子说:“德德,别那么没有礼貌,你大姨只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,你就认真了!

季紫慧看到这种情况赶忙把话叉开说:“魏妙,现在市里号召搞新项目,听说搞了新项目,不但能提拔人才,还要发奖金的。你那么多路子,不搞个新项目?要是能搞到的话我们还可以合作一下,我可以帮你办一些政策优惠方面的事情。”

魏妙淡淡的笑了笑说:“我不想去找那些心操,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就不错。”季紫慧带着疑问的眼光看着魏妙说:“魏妙,这实在不是你的平常性格,怎么这样没精打彩的?你知道人家项阳多积极,现在他把所有的关系都利用起来了,看来要抢在你的前头了!”“谁愿意抢,谁就抢吧!‘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’我现在是没有那个精力去折腾了!”

她俩正说得热乎时,这时服务员过来说有了位子了,叫她们三口过去。魏妙说:“紫慧,再到我们的桌上一块吃荷花炖鱼吧!”这时季紫慧的女儿菁菁正在大声的叫她,季紫慧就借此回到了她自己的位置。

魏妙三口来到餐桌上坐下后,服务员递过菜谱,莫金帅首先就点了荷花炖鱼,接着又把菜谱递到魏妙手里。魏妙把菜谱放到儿子面前,轻轻的问到:“德德,你还想吃什么菜,咱们再点什么?”儿子看了看说:“妈妈,我们喝荷叶连子羹可好?”“行啊,那也不能只吃你爸爸点的那一个菜啊!太少了,你也可以点肉类的吃吗!”儿子摇摇头说:“不吃那个,在家里都吃腻了,我看还是吃清蒸河鳗,再来个凉菜,凉拌香椿苗。”“呵!儿子你还挺会吃的,净是吃那些不俗的菜。”莫金帅调侃得说。“怎么心痛钱了爸爸,几回儿才来一次啊!就这么几个菜能花你们几个钱?”“不,不痛钱,我是觉得我的儿子太聪明了,这么小,就会点这些东西。”“都什么年代了,你还这么小看人,真是的。”儿子有些不高兴了。魏妙赶紧把话叉开说:“德德下午咱们还玩吗?再到什么地方去?”儿子一手托着腮儿,一手敲着桌子,沉思了一会儿说:“天太热了,你们回去休息,把我送到市里的图书馆去,那里有空调,我借书看去,你们就不用管我了,晚上我自己到爷爷奶奶哪里去,明早,一早我还要上学。”

吃过午饭,魏妙和丈夫送儿子去图书馆时,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。她恋恋不舍的看着儿子走进了图书馆,眼泪不自觉的就要往外流,她咬住了嘴唇强抑制住自己的眼泪。她站在那里不敢回头,她怕被莫金帅看到自己的眼泪。直到莫金帅和的士司机到了跟前,魏妙才转身上车,这时,她手里的一块纸巾,已经成了湿的。

晚饭后,魏妙沏好了两杯茶,放到阳台的红木小圆桌上,这张小圆桌,两边对放着两张藤椅。这是魏妙和莫金帅经常对坐在这里,一边喝茶,一边观赏外面的景色,同时也谈论一些生活中和工作中的话题。这个已经成了他俩的习惯。

莫金帅看到魏妙沏好了茶,便打趣说:“咦,又有什么问题要和我讨论?茶都沏好了!”魏妙抿嘴笑道:“今天可是有正经的大事和你讨论!”“那就快坐下说吧,看你那个样子,好似是有什么秘密,还神秘兮兮的。”

魏妙和莫金帅面对面的坐下来,莫金帅翘着二郎腿,手里端起茶杯,口里吹着水面上的浮茶说“魏妙,你沏茶的技术还要跟我妈妈学着点,要沏茶时,茶叶放好后,先往茶杯里冲一点开水,把茶洗一洗,把洗茶的水倒掉,然后再用八十度的开水泡茶,这样泡出来的茶,又好喝,又没有浮茶,还不失营养。”

魏妙心想:你不用教育我,我还能给你泡几次茶?以后想喝我泡的茶也是难得。莫金帅看到魏妙没有说话,便问:“怎么我说得不对吗?”魏妙回过神来赶忙回答:“对啊!我以后就按你说的做不就行了!”

莫金帅喝了几口茶,便放下手里的杯子正色问道:“魏妙,你有什么正经大事请说吧!”魏妙看着莫金帅的眼睛,她还是像以前一样,要从那副眼镜片低下,看出莫金帅是否能支持自己下一步要走的路?沉默了片刻,魏妙认真的对莫金帅说:“金帅,我要辞职,我要到南都去工作,我希望你能支持我!”

莫金帅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又在经济和政治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再加上他的性格沉稳。所以当他听到魏妙提出的问题后,没有粗话和粗暴阻拦的行为。只是端起茶杯来慢慢喝茶。

魏妙看到莫金帅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。魏妙不敢再继续往下说自己下一步的打算。她的心怦怦的跳着,脸也觉得热乎乎的,只是屏住呼吸,静静的等待莫金帅的态度。

客厅里的电子表的秒针滴滴答答的响着,时间在一秒秒的过去,足足过了一个小时。莫金帅才放下手里的杯子问道:“魏妙,你想过没有,你去南都工作,至于干什么工作,我倒觉得无所谓,可是那里离家太远了,挣钱再多,你也不可能经常回家,回家的次数多了,你的工资还不够路费的。这是第一个问题;第二个问题:就是家里没有女人在家,那还像个家吗?我连个老婆都留不住,我在外面的面子往哪里搁?人家不笑话我靠老婆挣钱养活;第三个问题:就是孩子怎么办,世界上哪有不想妈妈的孩子!你能狠下心来,不回来看他?还有老人,两边的父母都是年迈之人,说不定那时就有个什么毛病,你难道就不管?良心上能过的去?再说了,你别把钱看的太重,钱这个东西,也是好东西,也是坏东西,有时钱多了,反被钱害了!就咱们国内,被钱害了的人也不在少数。你细细想想我的话是不是有道理?你再做打算也不迟!”

魏妙听了莫金帅的这些话觉得句句在理。可是她想到:自己已经和南都的公司签了正式合同,已经没有了退路,而且那1000万的股份对她来说又具有想当大诱惑力,她又想起了父母由于生活贫困而受到公婆的歧视。又想到弟弟魏菁的下岗,还要挤在父母那里住着。父亲和母亲那佝偻着腰盖小房子的情景,仿佛就在眼前。魏妙想到这一切,便咬咬牙说:“莫金帅,你说的这一切,都是对的,可是我已经和南都公司签了正式合同,而且那个公司里头有我一千万的股份,我不去怕是不行的,你的这些话已经太迟了!”

莫金帅听了魏妙的话,惊讶的眼睛几乎要从眼镜片低下冒出来,他张着嘴半天说不话来。缓了一会儿,情绪稍加稳定了才问:“魏妙,我问你,你那里来的那一千万的股份,钱是哪里来的?总不能天上掉那么大的馅饼!”魏妙一脸严肃的说:“贷款,是一个叫于梦忽然,在离她们不远的一张餐桌上,有人喊魏妙。魏妙抬头一看,啊!是季紫慧一家三口和几个魏妙不认识的人正在一起吃饭。魏妙便向她打了个手势,表示自己也是来吃饭的。

季紫慧便放下手里的杯筷来到魏妙身边,坐下来和魏妙说话。魏妙说:“别坐了,季紫惠,耽误了你吃饭多不合适,有话等你吃完了饭,咱们再说也不迟。”季紫慧笑着说:“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,说几句话空空肚子回去好多吃点。魏妙,我觉得我们有一年多没有见了,真有点想你。”“可不是咋的,我也想你啊!可是,你的地位高了,又是在衙门里当差。我们难进你们的大门,去找你玩玩吧,进门还得登记什么的怪麻烦的。你们三口是和谁在一起吃饭?”“是下面一个乡镇的几个基层干部,到市里来办事,说是要请我们一家人吃饭。正好是星期天,我家云浩和菁菁都没事,就一块来了。你认识我们的菁菁吗?你看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就是。”季紫慧用手指着坐在桌子一边的一个小姑娘说。

魏妙摇摇头说:“真不认识,我看你姑娘的个头比我儿子德德还高呢。”莫金帅插话说:“有个人高马大的母亲,女儿的个儿还能矮了!”季紫慧咯咯的笑着开玩笑说:“怎么!莫局,你家儿子这么漂亮,咱们攀个亲家怎么样?”莫金帅抚摸着自己儿子的头说:“好啊!我们怕是高攀不上呢,是不是德德?”

魏妙的儿子德德是个有个性的孩子,他听了大人们开的玩笑有些过了头,自己扭过头去,一声不吭。

季紫慧哈哈的笑着说:“看来我们是高攀不上了,你看您家的德德都扭过头去不理我了!”魏妙对儿子说:“德德,别那么没有礼貌,你大姨只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,你就认真了!

季紫慧看到这种情况赶忙把话叉开说:“魏妙,现在市里号召搞新项目,听说搞了新项目,不但能提拔人才,还要发奖金的。你那么多路子,不搞个新项目?要是能搞到的话我们还可以合作一下,我可以帮你办一些政策优惠方面的事情。”

魏妙淡淡的笑了笑说:“我不想去找那些心操,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就不错。”季紫慧带着疑问的眼光看着魏妙说:“魏妙,这实在不是你的平常性格,怎么这样没精打彩的?你知道人家项阳多积极,现在他把所有的关系都利用起来了,看来要抢在你的前头了!”“谁愿意抢,谁就抢吧!‘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’我现在是没有那个精力去折腾了!”

她俩正说得热乎时,这时服务员过来说有了位子了,叫她们三口过去。魏妙说:“紫慧,再到我们的桌上一块吃荷花炖鱼吧!”这时季紫慧的女儿菁菁正在大声的叫她,季紫慧就借此回到了她自己的位置。

魏妙三口来到餐桌上坐下后,服务员递过菜谱,莫金帅首先就点了荷花炖鱼,接着又把菜谱递到魏妙手里。魏妙把菜谱放到儿子面前,轻轻的问到:“德德,你还想吃什么菜,咱们再点什么?”儿子看了看说:“妈妈,我们喝荷叶连子羹可好?”“行啊,那也不能只吃你爸爸点的那一个菜啊!太少了,你也可以点肉类的吃吗!”儿子摇摇头说:“不吃那个,在家里都吃腻了,我看还是吃清蒸河鳗,再来个凉菜,凉拌香椿苗。”“呵!儿子你还挺会吃的,净是吃那些不俗的菜。”莫金帅调侃得说。“怎么心痛钱了爸爸,几回儿才来一次啊!就这么几个菜能花你们几个钱?”“不,不痛钱,我是觉得我的儿子太聪明了,这么小,就会点这些东西。”“都什么年代了,你还这么小看人,真是的。”儿子有些不高兴了。魏妙赶紧把话叉开说:“德德下午咱们还玩吗?再到什么地方去?”儿子一手托着腮儿,一手敲着桌子,沉思了一会儿说:“天太热了,你们回去休息,把我送到市里的图书馆去,那里有空调,我借书看去,你们就不用管我了,晚上我自己到爷爷奶奶哪里去,明早,一早我还要上学。”

吃过午饭,魏妙和丈夫送儿子去图书馆时,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。她恋恋不舍的看着儿子走进了图书馆,眼泪不自觉的就要往外流,她咬住了嘴唇强抑制住自己的眼泪。她站在那里不敢回头,她怕被莫金帅看到自己的眼泪。直到莫金帅和的士司机到了跟前,魏妙才转身上车,这时,她手里的一块纸巾,已经成了湿的。

晚饭后,魏妙沏好了两杯茶,放到阳台的红木小圆桌上,这张小圆桌,两边对放着两张藤椅。这是魏妙和莫金帅经常对坐在这里,一边喝茶,一边观赏外面的景色,同时也谈论一些生活中和工作中的话题。这个已经成了他俩的习惯。

莫金帅看到魏妙沏好了茶,便打趣说:“咦,又有什么问题要和我讨论?茶都沏好了!”魏妙抿嘴笑道:“今天可是有正经的大事和你讨论!”“那就快坐下说吧,看你那个样子,好似是有什么秘密,还神秘兮兮的。”

魏妙和莫金帅面对面的坐下来,莫金帅翘着二郎腿,手里端起茶杯,口里吹着水面上的浮茶说“魏妙,你沏茶的技术还要跟我妈妈学着点,要沏茶时,茶叶放好后,先往茶杯里冲一点开水,把茶洗一洗,把洗茶的水倒掉,然后再用八十度的开水泡茶,这样泡出来的茶,又好喝,又没有浮茶,还不失营养。”

魏妙心想:你不用教育我,我还能给你泡几次茶?以后想喝我泡的茶也是难得。莫金帅看到魏妙没有说话,便问:“怎么我说得不对吗?”魏妙回过神来赶忙回答:“对啊!我以后就按你说的做不就行了!”

莫金帅喝了几口茶,便放下手里的杯子正色问道:“魏妙,你有什么正经大事请说吧!”魏妙看着莫金帅的眼睛,她还是像以前一样,要从那副眼镜片低下,看出莫金帅是否能支持自己下一步要走的路?沉默了片刻,魏妙认真的对莫金帅说:“金帅,我要辞职,我要到南都去工作,我希望你能支持我!”

莫金帅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又在经济和政治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,再加上他的性格沉稳。所以当他听到魏妙提出的问题后,没有粗话和粗暴阻拦的行为。只是端起茶杯来慢慢喝茶。

魏妙看到莫金帅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。魏妙不敢再继续往下说自己下一步的打算。她的心怦怦的跳着,脸也觉得热乎乎的,只是屏住呼吸,静静的等待莫金帅的态度。

客厅里的电子表的秒针滴滴答答的响着,时间在一秒秒的过去,足足过了一个小时。莫金帅才放下手里的杯子问道:“魏妙,你想过没有,你去南都工作,至于干什么工作,我倒觉得无所谓,可是那里离家太远了,挣钱再多,你也不可能经常回家,回家的次数多了,你的工资还不够路费的。这是第一个问题;第二个问题:就是家里没有女人在家,那还像个家吗?我连个老婆都留不住,我在外面的面子往哪里搁?人家不笑话我靠老婆挣钱养活;第三个问题:就是孩子怎么办,世界上哪有不想妈妈的孩子!你能狠下心来,不回来看他?还有老人,两边的父母都是年迈之人,说不定那时就有个什么毛病,你难道就不管?良心上能过的去?再说了,你别把钱看的太重,钱这个东西,也是好东西,也是坏东西,有时钱多了,反被钱害了!就咱们国内,被钱害了的人也不在少数。你细细想想我的话是不是有道理?你再做打算也不迟!”

魏妙听了莫金帅的这些话觉得句句在理。可是她想到:自己已经和南都的公司签了正式合同,已经没有了退路,而且那1000万的股份对她来说又具有想当大诱惑力,她又想起了父母由于生活贫困而受到公婆的歧视。又想到弟弟魏菁的下岗,还要挤在父母那里住着。父亲和母亲那佝偻着腰盖小房子的情景,仿佛就在眼前。魏妙想到这一切,便咬咬牙说:“莫金帅,你说的这一切,都是对的,可是我已经和南都公司签了正式合同,而且那个公司里头有我一千万的股份,我不去怕是不行的,你的这些话已经太迟了!”

莫金帅听了魏妙的话,惊讶的眼睛几乎要从眼镜片低下冒出来,他张着嘴半天说不话来。缓了一会儿,情绪稍加稳定了才问:“魏妙,我问你,你那里来的那一千万的股份,钱是哪里来的?总不能天上掉那么大的馅饼!”魏妙一脸严肃的说:“贷款,是一个叫于梦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