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70-72页 作者思宏  

2014-02-02 09:21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是比较漂亮,但是使用起来就不如魏妙母亲亲手做的那种舒服。

魏妙进入产房,这些人都焦急的等在产房的门外。各自都有不同的担心,魏妙的母亲是担心魏妙能否顺利生下孩子!高芳是担心魏妙能不能给她莫家生个孙子!不过有一点,就是莫金帅自己,他不在乎魏妙生男还是女,只要魏妙身体不受痛痛之苦就行。

终于产房里传出了小孩子的哇哇的哭声,魏妙大汉淋漓的无力的躺在产床上。护士报喜说:“祝贺你,生了一个大胖小子!”魏妙无力的抬起自己的手,指了指产房门口说:“先告诉他们一声,免得挂念。”一个护士到产房门外大声喊道:“那是魏妙的家属?”他们三人齐声答应道:“我们是。”“生了,是个男孩,大人孩子都很好,给她搭理好了就进病房了,你们准备好吧!”不一会儿魏妙和小孩都被推出了产房,莫金帅急忙扶魏妙躺在了病床上。

魏妙脸色黄黄的,一点儿力气也没有。魏妙的妈妈急忙去抱小孩子,却被高芳用手档住说:“哎呀!亲家母,你就赶快给魏妙喂饭吧,孩子的事由我来料理。”

魏妙的妈妈听高芳这么一说,赶忙就去给魏妙倒了一碗热热的小米粥,叫魏妙慢慢的小口喝,魏妙有气无力的说:“喝不下去,口渴,想喝水。”莫金帅就急忙去倒水,被魏妙的妈妈阻止住了,她对魏妙说:“刚生了孩子清水是不能喝的,只能喝这些稀稀的小米汤,这汤喝了会生奶的,古人都叫小米汤,是女人生孩子后的定身汤,听妈的话,慢慢的喝上一碗,再吃几个鸡蛋。一会就休息过来了。”魏妙颤微微的手去端碗,妈妈说:“来我给你端着,你就慢慢的喝,小口的下咽。”就这样一碗小米汤喝下去,魏妙的脸色红晕起来。妈妈又给她倒了半碗稀饭,魏妙一边慢慢的喝着稀饭,又慢慢的吃了两个鸡蛋。顿时自己就有了些力气。她对婆婆说:“我看看孩子怎么样?”婆婆高芳喜滋滋的抱过孩子来说:“嗨!孩子很好,和金帅一个摸样。”这时莫金帅和魏妙的妈妈都伸过头看小孩子,高芳说:“脸不要靠的太近了,大人呼吸不干净。”莫金帅伸了伸舌头,赶紧把头抬高了起来。魏妙的妈妈倒退了一步,只好离孩子远一点。

魏妙对于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她觉得妈妈是受了委屈。魏妙看了看孩子,脸儿红红的,胖乎乎的,心里涌现出了一种从未有的母爱。

自从原材料实行双轨制以后,魏海生感觉到,厂里的境况一天不如一天,由于高价材料用的太多,生产成本越来越高,利润逐步下降。魏海生的思想压力很大,他也号召搞企业挖潜,修旧利废,节能降耗。可是起到的作用远远跟不上原材料上涨这一块。只有提高产成品的价格,才能解决这些矛盾。国内的客户还能接受,可是签订的出口合同是不能改变的。只有赔钱出口。

那些看到欣儿搞了原料,拿了回扣,严严的像个有钱人的气派。一些有门道的人,也就到处走关系倒腾材料。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。搞了材料自然也是要回扣的。这样,厂里的“废品”也就越来越多,小金库的支出就越来越大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厂里的产品合格率低了,利润照样下降。就这样一个市里的利润大户,正在慢慢的走着下坡路。

财务科长李虎和刘云菲心里最清楚,他们知道欣儿和那几个采购原料的业务人员,腰包都鼓了起来。其实魏海生的腰包鼓的更大,厂里建设的那五栋家属楼已经够魏海生吃一辈子了!魏海生的压力不是来自于他的经济收入,更不是来自于工人的经济收入,他是来自于政绩上的压力。他是上级派来的领导干部,又是六十年代毕业的学化工的大学生。他自然担心这个工厂毁在他的手里。所以他利用各种手段来扭转厂里的下滑局面。他挖空心思的想办法:一是:压缩人员,把原来的工作岗位,由三个的,压缩为两个。后勤人员能退休的,安排政工科抓紧办理退休,就连锦一这个付厂长,也安排她早早的退了休。二是:压缩工人的工资收入,工人的奖金也随之除消。三是:压缩费用开支,把后勤的汽车处理了一部分耗油高的,不是领导批准不准用车。四是:对于所购买的非生产用品,必须领导批准。

这样,南莉莉,英子、冯妮妮这几个,生了小孩,和待产的女工都被列入了下岗的行列,发百分之四十的工资在家看孩子。时间是两年,也叫轮岗。男的当中的杜何,丽华也被列入了这个轮岗的队伍。屋漏又逢连阴雨。纺织厂也是因为棉纱的计划减了,又加上没有了出口计划,面临着下岗问题。韩丹的爱人红颜因为在家休产假,也被宣布休完产假后就是下岗,杜何的媳妇也被宣布下岗。

苏博原来就想辞职下海,这次南莉莉又被轮岗两年。这次苏博是下了决心要辞职下海了,他先是考察了各种行业,大的买卖自己没有本钱做不起来,自己应该量力而行。

这天他和南莉莉商量说:“莉莉,我们的资金有限,我想开个小土产杂品门头,那时,你就可以看着咱们的宝贝女儿,还可以卖着货,一举两得。我就跑外进货,和推销货。你看怎样?”南莉莉沉默了半天说:“试试看吧!我可是从来没有做过买卖。受点累也无所谓,我们别亏了本就行。”

南莉莉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,因为他们毕竟是没有涉足过经商的这个行业。不过,自己下岗,已经没有了退路。就只有破釜沉舟了。苏博信心很足,他说:“莉莉你不用顾虑的太多,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”苏博考察了市里的土产杂品一条街,在街道的东段有一处门头房,一共是三间。虽然位置是偏了一些,可是房租价格便宜。

苏博想:自己的经济势力实在是不允许去租赁太贵的门头,位置差一点不要紧,业务关键是自己出去拓展,不能用守株待兔的方法去做生意。他只要有了门头房,就算有了自己的立足点。只要办了营业执照,自己去开拓每一个关系户,都有自己名正言顺的营业场所。另外也有了给南莉莉打发光阴的好办法,免得整日里听南莉莉那些塞耳朵眼的絮叨话。

苏博满怀高兴的回了家。他把自己的考察过的门头房和自己的想法都告诉了南莉莉。南莉莉听了说:“苏博,你的想法很好,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踏实,我已经是下了岗,你再把你的铁饭碗丢了。我们又没有钱做资本,我们要靠借钱来做生意。万一我们的生意做赔了本,我们可是把唯一的一条后路也断了!”苏博不耐烦的说:“你看看,小女人的胆小如鼠的特点冒出来了不是!莉莉,我们目前是没有钱做资本,我们是要靠借钱做生意,可是我们不需要很大的资本,不用借很多的钱。我都想过了,我少进货,多周转,一旦有了大客户,现买现卖都来得及,说不定一个客户就发了!我现在已经看出了做生意的门道,现在的政策是双轨制,正是赚钱的好机会。你担心什么?就是生意做赔了,你也不用害怕,我们还有一个最好的资本……”

说到最好的资本这句话时,苏博停住自己的话题。南莉莉瞪大了眼睛诧异的问到:“苏博,你怎么不说了?你的最好的资本是什么?你快说啊!”苏博红了脸,回过头去看着墙上的一副海南风光的风景画,没有立即回答南莉莉。

南莉莉看到苏博不回答她的问话.南莉莉便使劲的用手捶着苏博的背,着急的说:“苏博,别卖乖了,快说,你的最好的资本是什么?”苏博回过头来笑嘻嘻的看着南莉莉的眼睛,看了一会,把南莉莉用手揽在怀里悄悄附在南莉莉的耳朵上说:“年轻,”“啊!年轻?难道年轻也是资本?”南莉莉惊叫起来,由于她的声音太大了,把他们正在熟睡的女儿惊醒了,哇哇的大苦起来。南莉莉赶忙去抱起自己才六个月女儿,一边给女儿吃奶,一边哭泣起来。苏博看到南莉莉的情景,心里一阵酸涩。

他心想:自己一个堂堂的六尺男儿,自己一定要混出个样子来!叫自己的老婆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。想到这里他来到床边,用手摸着自己女儿的小脚丫,对南莉莉说:“莉莉,我的话没有错,你想,我们还不到三十岁,只要我们具备三个条件,就一定能混出个人摸人样来。”南莉莉泪眼婆娑的问到:“哪三个条件?”苏博一边用手擦着南莉莉脸上的泪水一边说:“我们一是年轻;二不怕吃苦;三是有毅力,不怕受挫折。我想我们会成功的。”

南莉莉听了苏博的一番话,心里宽慰了许多。她想:自己没有看错人,苏博是具备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