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88-90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2-17 10:31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事情需要你们娘们来解决,我是公公的身份不好说话。你就和魏妙谈谈,现在又不是生几个孩子,不就是一个吗!还差哪几个月,再有几个月,就一岁多了,会走路了再断奶也不迟。”高芳答应说:“行!就只有豁上我这个老脸去为这个窝囊儿子解脱了。”说着抬起右手,用右手的食指点了点莫金帅的额头。

莫金帅觉得母亲还是因为自己懦弱,不好意思的红了脸。他为魏妙解释说:“魏妙一直是很好的,自从结婚到现在从没有提出过什么过分的要求,事事都是顺着我。这次不知是中了什么邪了?非要自己去赚钱不行。”莫明听了儿子的话以后点了点头,偌有所思的说:“哦!原来是手里缺钱花!”他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儿子莫金帅的脸,迷糊不解的问到:“金帅,你的工资都到哪里去了?叫你媳妇没有钱花!”莫金帅说:“爸爸,我的工资除了留了少量的自己花以外,都交公了。”说这话时莫金帅回头看了看母亲高芳。高芳的脸刷的红了,随之又由红变白,额头上渗出浅浅的汗珠。

莫明知道高芳的脾气,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自从嫁到他们家,受了不少的委屈。他嘴唇哆嗦着说:“老高,你怎么做这等的糊涂事儿!儿子都成了家,你还控制着他们的财权。你叫他们怎么维持生活?”高芳拉长了脸子说:“我还不是为了他们,怕他们计划性不强,乱花钱。他虽然把工资交给我了,可是,我是每个月都给他们添补的。我觉得该是满足他们生活需求的。”莫明不高兴的说:“老糊涂!都什么年代了,你还采取这种管理办法,我看你早晚要把孩子的幸福给毁了!

高芳听了莫明的话,气得脸色发紫。转身气冲冲的跑上楼去,一会儿手里拿了一个存折从楼上跑下来,顺手丢给莫金帅:“拿去!一分钱也不会少的,告诉魏妙,钱都还给你们了,她想给孩子断奶,没门!”莫金帅说:“爸妈,你们把问题看的简单了,对于我的工资在妈妈那里存着,魏妙从来没有说过什么,她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一个人。我因为这次魏妙的反常行为是有原因的。我怕是阻止不了她,我看她决心很大。还是妈妈出面做做工作为好。”高芳说:“金帅,你把她请过来,我和她谈谈看看。”莫金帅回头就走,莫明一把拽住儿子的衣角,把存折塞到儿子手里说:“怎么不拿上这个,去见了你媳妇好说话。”莫金帅手里攥着存折匆匆的叫魏妙去了。

魏妙来到公婆的身边。婆婆高芳摆开了一副要跟魏妙谈判的架势。公公莫明的脸上反倒是一副祈求的目光。魏妙坦然的坐在婆婆对面的沙发里,静静的等待婆婆的谈话。

高芳开口说话了,她态度硬硬的说:“魏妙,金帅来说你要提前给孩子断奶?”魏妙冷静的回答说:“是的,妈妈,我想现在生活条件都这么好了,应该早给孩子断奶,这样对孩子有好处,孩子都快一岁了,奶水的营养已经不行了。再者也避免他的过于依赖性,这叫科学喂养。”高芳态度冷冷的说:“什么科学喂养?我们都是过来的人了,难道还不知道如何喂养孩子?魏妙,你的目的恐怕是不在这里?”“妈妈,你猜对了,我的目的确实是不再这里,我想去赚钱。”魏妙态度明朗而坚定地说。“我不是把金帅的存折都还给你们了,怎么还缺钱?”高芳紧追不舍的问到。“那是莫金帅的钱,您有权利来管理。再说了,我不能依靠别人,我要有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。不管在什么年代和什么社会,一个人必须有自己的经济地位。只有这样,一个人才能真正的树立起自己真正的社会地位。”

这时莫明才真正看到魏妙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。他已经预料到高芳是说服不了魏妙的。高芳看到魏妙的态度非常坚决,来软的怕是说服不了魏妙。便来了一句她因为是杀手锏的话,她说道:“魏妙,你别忘了,你是谁家的媳妇?金帅是我们的独苗,给我们养育好我们的后代,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“你的话说对了妈妈,正因为是你们的后代,你们才更有和我一样的责任来培养孩子。我从现在开始,就把孩子交给你们,我不能再带孩子去上班。给孩子早断奶,白天放在家里,晚上我下班后,自然还是我来带。假如我要出差的话,孩子自然是你们二老负责。再说了家里常年雇有保姆,你们也不会太累的。”

莫明看到魏妙说这些话时,眼里放着坚定的光芒。他便劝高芳说:“老高,我看魏妙的决心已经是下定了,我们不必再难为她。就尊重她的意见吧!她也该清闲些了,常年带个孩子上班,也确实不是个办法。我们多受点累也是应该的,咱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。”

高芳看到莫明已经松了口,也给自己竖了一个下台的台阶。只好把两手一摊说:“吧!吧!吧!,既然你爸爸同意了,我还有什么好说的!你愿意怎么办,就怎么办,我也不管了。”魏妙听到这些话,心里感到了有一种胜利的喜悦。她终于在莫家争取到了自由的权利。

厂里的形势越来越糟,原材料的缺口越来越大;由于用的计划外原材料越来越多,所以生产成本也随之越来越高;利润也就越来越低;由于经济效益下降,工人的收入也随之下降,原来与经济效益挂钩的那部分奖金,也随之取消;工人的情绪极不稳定,企业管理水平也在下滑;由于裁减了人员,连打扫卫生的雇员都辞了;办公楼里脏兮兮,卫生间里都脏的下不去脚。

魏海生看了这些,向卞贺发了火,“卞书记,这是什么管理制度?办公楼和垃圾场差不多!来个外人看见还不笑话死了!赶紧安排烧水的那个雇员,连办公楼里的卫生一块打扫着,给他加点工资就得了。这个脏样,真是丢死人了!”“是,我这就安排。”卞贺一边颠颠的跑去安排人,一边发着牢骚:什么臭事也找我管,有的是闲人也不安排。他李杰整日里干什么?你魏海生也看不见。

厂里越是乱,投机人就越多,有的人乘机发了起来。可是有的人连基本生活都保证不了。夜里生产没有人管,有的工人乘机往外偷东西,等到公安系统巡夜的人发现了,抓了几个,厂里才知道,这才安排了保安。

  韩丹就是在困难职工的范围之内,他的爱人红颜,下岗后再也没有找到新的工作,是靠给人家糊纸盒赚点零花钱。韩丹的父母在农村种地,韩丹还要为父母买些种子化肥什么的,他还是忘不了孝敬父母。上有老下有小的韩丹,自己没有胆量去下海,但是更要的是他没有资本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自己没有别的本钱,就是有用不完的力气,不怕干活。他开始在下班以后出去找活干,他到劳务市场上去扎堆。别的活儿找不到,韩丹便去干装卸工,这个出力气的活儿,钱来的快。他叫红颜给他做了一个戴着帽子的大披肩。万一要是有些活儿比较脏时,如,卸水泥、盐、化肥什么的。他可以把自己的头盖起来。

每当韩丹带着浑身上下的汗臭味,手里攥着一把钱回家交给红颜时,红颜的眼圈儿就会红红的。红颜知道韩丹爱喝两口,只要韩丹回家后洗完了燥,准备吃饭时,红颜便给韩丹准备下二两北京红星二锅头。这时的韩丹嘴里吇溜吇溜的喝着小酒,心里乐滋滋的。一天的疲劳也就随之解除。这时的红颜便抱着女儿晓晓来到韩丹的身边说:“晓晓,亲亲爸爸,你看你爸爸多辛苦。”韩丹便接过孩子,亲亲女儿的小脸蛋儿。这时他的女儿晓晓,便会咯咯的笑起来。韩丹对着女儿和红颜说:“谁说辛苦?这是幸福,我觉得我们是幸福的。红颜,只要我能吃苦,我会让你和晓晓过上好日子。”红颜听了便会激动的流出泪来。

 杜何和韩丹是同样的情况,虽然是轮岗后又上了班,但是一直是入不敷出。杜何身子骨单薄,他可是吃不了韩丹的那种苦。他的本事就是满肚子的牢骚到处发泄,走到那里他的牢骚便发到那里。赚了个背着粪篓子推磨,臭一圈儿。闹得那些混的好的和混的不好的都不愿意理他。他的媳妇倒是个能人,下岗后去了一家保险公司去帮着跑保险。她瞧不起杜何那个瘪弱样儿,两口子经常吵架。

一天,杜何看到他的媳妇,打扮的花枝招展地在一个个体老板那里谈业务。便俏俏的找了一个角落盯哨。他看到自己的媳妇和那个人面对面的坐着,他的媳妇满面春风的和那个老板嘻嘻哈哈的调笑着。不一会儿,那个老板就伸手去摸他媳妇的嫩手,他的媳妇居然半推半就的和那个老板勾肩搭背起来。

这时的杜何,怒火中烧起来,他像一头发怒的狮子,朝着那个老板冲去。嘴里不停地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