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清霜花》184-185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12-06 16:02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念了胖子的信,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。又是喜来又是悲,这就说得悲喜交加。

彩儿在一边听了也是难过,也在那里抹眼泪。二白在一边说:“看看你们这是咋了!哥哥来信本是好事,你们摸得什么眼泪!”黑妮也在一边说:“可不是咋的,有喜事你们也流眼泪,笑还来不及呢!”清霜花无不伤感地说:“你们那里知道当娘的心啊!十个指头咬咬那个也痛,谁离开母亲,母亲心里也是难过的,尤其是胖子,他走时,连路费的银子都留给了我,信里也没有说,他怎么去的部队?”“看看娘,哥哥已经到了队伍上了,你还担心什么!在队伍上,吃的穿的都比家里好,起码不用下地干活吧!”黑妮无不挖苦的说。二白斜着眼瞅了黑妮一眼,不高兴说:“就是你的话多,没有不插嘴的事,娘心里难过,那是必然的,胖子毕竟是一个人出去的,谁不担心!就是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也是担心他的。不用说是咱娘了。”黑妮吃了二白的呛白,坐到一边不再空声,只是撅着嘴,使劲的扯着自己的衣服角。不再说话。

雪儿和冰儿正在老家的西厢房里染丝线,听到哥哥来信了,雪儿和冰儿说“妹妹,你把锅底下的火息了吧,咱们先不干活了,胖子哥哥来信了,娘正在彩儿姨家里叫三虎哥哥念信呢,我们也去听听胖子哥哥的情况,他走了这么长时间了,好想他啊!”冰儿一听,连忙起身端起一个铜盆,到水瓮里舀了一铜盆凉水,把火浇灭了。又到锅里捞起那些已经染上了墨绿色的丝线,到院子里的葡萄架底下的凉丝架上凉好了,回头对雪儿说:“姐姐,一切都做好了,走,我们锁门去彩儿姨家,看哥哥的信去。”雪儿听了嘻嘻地笑道:“冰儿,我们看信去,说得多美,你大字儿不识一个,还看信去!”“嘿嘿!姐姐就是会挑字眼儿,我们去听三虎哥哥念信去不就行了。姐姐,我看学字这东西也不难,就是没有人愿意教我们女人就是了,三虎哥哥上了三年私塾,就能写文书看信,我们要是上三年私塾,也不会差。就拿姐姐你来说吧,你画东西画得多好,看一场戏,你就能画下那些人物来,要是你能上私塾,说不定比三虎哥哥还好呢!”雪儿叹了口气说道“傻妹妹,别作梦了,咱们是什么人家!咱娘拉扯着我们姐妹六个,能吃上饭就不错了,父亲死时,要不是韩成叔叔救了咱娘一命,说不定我们都成了孤儿呢!”

姐妹俩边走边说。不觉得就来到了彩儿和二白住的家里,一进门,彩儿便迎上来说:“你们姐妹俩来的正巧,你三哥三虎正在念你大哥胖子的来信,你们快听听,听着好了你们心里也踏实,不用担心他的安全了。”雪儿听了信以后,探过头看了看那封信的字体,对三虎说:“三哥,咱大哥这信一定是拖得一个十分有文化修养的人写的,信不但内容写得好,这字儿写得也是极为工整。不是书香门第的人,没有这种水平。”

清霜花听了雪儿的一番话,心里极为感叹,心想:这闺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