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: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61-63页作者思宏  

2014-01-22 10:42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魏海生看到魏妙的请假条,皱起了眉头。怎么女人生个孩子还这么麻烦?这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才生,这就请假,不上班了!厂里这么多的女工,以后怎么处理?更重要的是魏妙请了长假,这原材料供应是个大问题。小辛等几个业务员都不顶用。他不批吧,又畏惧魏妙的公公莫明,这个可是一个掌握一部分地方原材料计划指标的重要人物。还有她的丈夫莫金帅。那又是国税局的一个工作出色的人物。魏海生考虑到利弊的关系问题,最后还是批了魏妙的病假。

自从魏妙休假以后,厂里的采购工作就有些乱套。魏海生的原则是:只要不影响生产,什么渠道搞来原料都可以。他在领导班子会议说:“对于搞原材料这一块,咱们采取的原则是‘八仙过海,各显其能。’谁有路子都可以。”这个意见卞贺告诉了欣儿。

欣儿听了以后,并没有和卞贺说自己有搞到原材料的关系。她只是自己想,这会儿我欣儿发财的机会到了!

一天,上班以后。欣儿悄悄的来到了魏海生的办公室门前,轻轻的敲了敲门。因为魏海生听惯了魏妙的一种特别的敲门声,这次欣儿的敲门声极似魏妙,便随口问到:“是魏妙吗?进来!”欣儿扭着水蛇腰儿走过来,“吆!厂长就是忘不了魏部长,她不是休假了!”“哦,是欣儿,有事吗?”魏海生抬头看着欣儿问到。欣儿看着魏海生面容有些憔悴,边说:“我怎么看厂长你有什么心事似的?是不是魏妙部长不上班了,你觉得缺了胳膊似的?”魏海生惊讶的抬头看着欣儿,他忽然觉得这个平时看着扭扭捏捏的女人,她会窥视别人的心里状态。他故作镇定的说:“这么大的一个厂,魏妙她休班怎么会有影响呢?少了任何一个人,地球照样转。”

欣儿也没等魏海生叫她坐下,她便自己坐在了魏海生对面的沙发上。笑起来就弯弯的两个眼睛,笑咪咪的斜视着魏海生。把魏海生看的身上好像爬满了蚂蚁似的,又酥又痒。

魏海生怕自己在这种女人面前失态,赶忙问到:“欣儿,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,等会儿我要出去。”欣儿拿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说:“魏厂长,我有关系搞到原材料。”魏海生的眼睛立即亮起来,催促着欣儿:“你有关系?快说!在那里?”欣儿款款的站起来,慢慢的凑到魏海生面前,小声说:“在省化工销运部,是我的一个同学,他现在是一个分管计划的科长。”魏海生的眼光又暗淡下来:“嗨!一个科长能有多大的权利?”欣儿认真的说:“嗯,你别小看了他,虽然是一个科长,批一两百吨原料的权利应该是有的。”

魏海生想:在现在这个情况下,能批多少算多少,怎么也是价格上差的太多,先叫她去办办看看。就对欣儿说:“你有把握吗?如果有把握那你就去办吧,能批多少算多少。至于出差费用,能批不能批的厂里都给你报销,你不必顾虑。”欣儿问:“就叫我一个人去批?”“那你还叫谁去?”“我说的意思是不能叫人家白批吧?”魏海生明白了,欣儿是有条件的。便问到:“欣儿你自己说怎么办?”

欣儿这回板起了脸,一本正经的歪着头看着魏海生说:“我要是批了计划内的来,要是价格差距大了,我们怎么也该给人家一部分回扣吧?”魏海生为难了,他还从来没有开过这个口子,他沉思了一会说:“这个事领导班子需要研究,这是经济上的大事。”欣儿不屑一顾的说:“嗨吆!谁有本事谁办就是,还研究研究。那个人不得听你的,你不过是表面上走一走形式而已,什么事情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。有句俗语说的实在,有权不用过期失效!”

魏海生心想:这小妮子还不知能不能批来?不能光听她的大话,先叫她去办再说。至于回扣的问题,见了东西再说。想到这里便说:“欣儿你去办吧,先从财务科借点钱,去请请客,怎么也是你的同学,办不成的话,请客的钱还是可以报销的。”欣儿听了这话立即写了张两千元的借条,叫魏海生签了字,拿着借飞也似的去了财务科。

欣儿自己去了省化工销运部,找到了自己的同学通通。通通虽然是一个小科长,但是他手里确实有一部分机动指标可以调剂。他甚至有时可以把人家的指标扣下一小部分来,作为他们科里自己调剂使用。

欣儿见了通通以后,一见面就双手握住通通的说:“啊呀!老同学,我可找到你了!自从高中分手后,就多次打听你的消息,听说你考了北京化工大学,没有想到你又分配了这么好的一个单位。我多次打听你,这次总算是找到你了。”

一席甜蜜蜜的话说的通通脸红起来,他觉得欣儿是个重感情的人,分别这些年了,还记得自己。心里不免有些感激。他问:“欣儿你现在干什么工作?这些年不见,出落的这么漂亮了。”“是吗,哈哈!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?”欣儿打趣的说:“我可没有说你是丑小鸭啊!”通通忙解释说。“是我自己说的,没有怨你啊!”两人又谈了一些离别之后的各自发展情况。通通在欣儿的谈话中,渐渐的明白了欣儿的来访意图。

时间已是中午,通通要请欣儿吃饭。欣儿说:“今日由我来请客,请你们科里的全体同事,也好为你给我办事,堵住他们的嘴。”

通通一想:也是,要不,我真为欣儿批了原料,虽然不违反原则,也是招惹口舌。不如就叫欣儿请客我也好说话。欣儿说:“通通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你就挑选个地方,花销不超过一千元就行。”通通说:“我们科里一共就是三个人,加上你才四个人,一千块钱,我们可以去豪门海鲜大酒店,吃海鲜去。那儿离这里近一些,不影响时间,我们这里上班很严,不能影响上班时间。”说完,通通走出自己的办公室,对他们的同事说:“伙计们!今天中午我的同学请客,咱们到豪门大酒店吃海鲜去。”通通的那些手下个个都是馋猫似的,一听去豪门吃海鲜,都来了精神。起身上门挂锁,跟着通通和欣儿一块往豪门大酒店走去。

酒店很近,出门拐个弯就到,走着前后不用十分钟的时间。

他们进了豪门酒店的一个包间,坐下来后。服务员端来一碗热的姜汤,放在每个人的面前说:“先喝碗姜汤吧,海鲜一般都是属凉性,有姜汤垫低,吃起来就比较安全。”又把菜谱放在桌上说:“点菜吧。”通通拿起菜谱看了看说:“四只大闸蟹,再来一斤白水灼基围虾、四只酱汁海参、一盘日本豆腐、一个香菇油菜、一斤手撕饼、四瓶啤酒。”服务小姐笑笑说:“最好不要喝啤酒,海鲜和啤酒共餐,容易得痛风症。”“吆!还有这种讲究?我还真是不知道,那就来瓶干红。”通通感慨的说。欣儿在一边想:可千万别超了自己带来的钱那个数字,再多了自己就没钱付了,那多丢丑。

吃饭时,欣儿又拿出了自己的当家本事。她开始敬每个人酒。一边敬酒,一边说:“我一个女孩子家,厂里委托的重任,完不成回去不好交代。以后要大家多帮忙,我欣儿可以说,‘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’我以后是永远忘不了大家的。”欣儿的敬酒方式和别人不一样,她是先用胳膊碰碰别人,再用那弯弯的眼睛,窥视别人的表情,再去敬那杯中的酒。她看到那些脸红心跳之人,她必是缠着叫别人多喝几杯。对于那些无动于衷的人,她必是小心翼翼,不去招惹人家。

因为下午一点半,都要按时上班。通通说:“咱们要上班,不能多喝酒,今天喝不足,以后叫我的这位同学住下,叫她晚上请客。咱们可以来个酒足饭饱,今天这酒就不能满足大家了。”欣儿也起身抱拳道歉。

通通对于吃饭花钱的分寸掌握的很好,结账时,花了九百七十八元,给欣儿留下了二十二元的余地。

欣儿在结账时开的发票,又加了四百元钱。对于这一切,她的那个同学通通根本就没有注意。

下午回到销运部,通通安排他的一个下属说:“给我的这个同学开上一百吨原料。叫她回去汇款,款到后发货。”回头对欣儿说:“你把这里的帐号,开户行带回去,立即汇款,超过五天就作废了。”欣儿激动的看着通通说:“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怎么感谢你啊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