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续写长篇小说《清霜花》51——54原创作品 作者思宏  

2013-07-03 10:28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的一声,从口了吐出一口浓痰,渐渐地缓了过来。

镜花看到老奶奶没有事了,便凑到炕前,一边大声的哭叫,一边问道:“哥哥!我要问你个明白,为什么你能活着回来?他们怎么就死了!”世贵闭上眼睛不作回答。

镜花看到世贵不回答她的问题,便猛地扑到炕前,忽的掀掉了世贵身上的被子,这时,在场的人都惊呆了!世贵的右腿露着白色的骨头茬子!镜花吓得倒退了一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诺兰上前去给世贵盖上被子,回头对婆婆说:“世贵说了,她叔叔和大侄子带了一把大刀,他们拿着大刀去和那些土匪拼命,被土匪用枪打死了。尸体扔到树林子里去了。世贵带着的是顶车棍,所以被打断了腿,留下了这条命。世贵能活着回来的毅力就是为了能为您养老送终。”镜花听了只是撕头发抓脸的哭,再也没有别的本事了。

老奶奶定了定神说:“诺兰!赶快找个好郎中,给世贵治病,家里如果没有钱,我哪里还有点银子,先拿来用着。”镜花一听这话,猛地站起来说:“拿银子治病!我去租的人家的大车子和骡子怎么陪人家?家里的一切生丝都拉走了,被土匪抢了!连个铜子儿也没有怎么活?”“闭住你的臭嘴!要不是你这个骚老婆挑酸着他们去什么大上海!也送不了世富他爷俩的命。”婆婆说着拿起拐杖就要去打镜花。堂姨在一边急忙拉住了。

诺兰在一边说:“病也是要治的,债也是要还的!世贵的病,我和我的两个女儿染丝卖,生丝虽然没了,佘人家的先用着。至于还人家的大车子和骡子的钱,我们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办?”镜花满嘴里冒着唾沫星子说:“卖桑园!两家子的桑园都卖了,我看还是有剩头呢!”婆婆哭着说:“把桑园子卖了,你们以后怎么过日子?”“人挪活,树挪死!我可不是你那么贞节。我还是一个四十不到的人,我说不定要挪挪这个窝,给你们留下小拴住这条根就不错了!”世贵有气无力的说:“娘!就按镜花的意见办,把桑园卖了吧!我这一生不会再卖生丝了!留着桑园子干什么?”老奶奶抹着眼泪点了点头。

诺兰托人找来了郎中,那郎中一看世贵的腿,只是摇头。诺兰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郎中问道:“郎中!你看他的腿还有指望治好吗?”“太晚了!骨头是无法接了。现在洋人的办法就是把这条腿据掉,这样还可以保住他的性命。”世贵躺在那里说:“诺兰!你就听郎中的,把我的腿据掉,只要保住性命就行,我不为别的,就是我还有我的老娘。”

第八章、悲苦的豆蔻年华

到省城洋人办的医院里去据腿,需要很大的一笔钱,诺兰把家里一切能卖的东西都卖了,还是凑不够那些钱。桑园已经卖了还了债。老奶奶的积蓄也拿了出来,还是筹不够那笔钱。诺兰狠了狠心,想把十三岁的霜花卖了。好给世贵治病。

诺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世贵和婆婆。世贵流着眼泪说:“不能那样,霜花是个好孩子,我舍不得,如果是卖了她,卖了,就不是我们的人了!人贩子卖到哪里咱们也不知道,恐怕以后怕是连个音信也没有。我宁愿死了也不能买霜花。”老奶奶在一边,一边流泪一边说:“诺兰,世贵说得对,我们不能卖霜花,我的意见给霜花找个婆家,咱们也不要人家多少彩礼,能够世贵到省城看病的银子就行了,到时候她也有个娘家走走,咱们也有个亲家来往,这不是个两全其美的事情。”

诺兰坐在那里低头沉思了半天,眼泪汪汪的说道:“说句心里话,我是舍不得卖霜花,这几年我的那些染丝的活儿还不是亏了霜花,这孩子心灵手巧,将来能出个理家好手。可是,实在没有出路了,我才想出这个歪招儿。奶奶说得有道理,给她找个婆家,只要人家肯出彩礼银子的就行,家庭条件好的,咱们攀不上,不是门当户对,谁家要啊!”世贵在一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:“找个婆家倒是可以,女孩子吗,早晚是人家的人,不过,霜花才十三岁,还是个孩子,我心里还是舍不得。她这么小,怎么知道给人家做媳妇?好的婆家还好,能理解人,要是碰到那种不通人情的人家,还是要吃苦的。”诺兰不耐烦地说:“看你那些顾虑,世贵,如果你的腿治不好怎么行?母亲这么大的岁数了,谁给她送终?眼看着弟媳镜花是待不住的,她已经说了,她不会守寡。小拴住的一切,还不得我们操心!你就是不会走路了,靠条拐子活着,也是俺心里的主心骨。别顾虑了!我最近就拖刘婆婆给霜花物色个主儿,先拿到十两银子,到省城把腿治好了再说。”世贵闭着眼睛不再说话。

这天刚刚吃过早饭,刘婆婆就来了。诺兰把刘婆婆让到椅子上坐下。急忙沏了一壶好茶,倒了一杯,递到刘婆婆的手里。试探着问道:“刘婆婆,有信儿了?”刘婆婆笑嘻嘻地说道:“有了!离这里很近,八里路,沟崖村的,这户人家,缺点就是人口少点,就是爷儿俩过日子,急着用人,家里还是可以的,有五亩地、三间堂屋、还有牲口棚、猪圈、鸡舍什么的都有。就是孩子岁数大了一点。”

诺兰听了心里沉了一下,她担心两人岁数差的太多了,男人成年猛如虎,她怕霜花受折磨。便急忙问道:“刘婆婆!你说那男的岁数大了点,他是多大岁数?他的父亲多大年纪?”刘婆婆喝了一口茶说道:“那男的二十了,他的父亲才三十八呢!要不,家里日子过得还那么好,都是整装劳力呢!”诺兰又问:“他的父亲那么年轻,怎么没有续娶呢?”“哦,这个我没有细问,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续娶!不过,我说要十五两银子的彩礼,他家说是有些高,出不了,最多出十二两银子,我因为行啊!诺兰,你说是世贵看病再有十两银子就够了,我给你要了十二两,不是用之不尽呢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7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