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小说《清霜花》续写 原创作品 作者思宏  

2013-06-02 09:25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子,一家老小都可以喝。别忘了加些蜂蜜,孩子们愿意吃甜。”“我也备了一些糖果,花生瓜子的,准备饭后吃呢!”堂姨接着说。“那就好,饭后邻居的后生们要来拜年的,也用那些东西招待他们。别忘了备下好茶。”“老姐,这些我都想到了,你就不用操心了!”“嗨!有这个老妹子,可是省了我许多。真该感谢你。”“别客气了老姐,咱们开饭了!”

吃了过年的饭,老奶奶吩咐:“世贵世富,领着你们的孩子给左邻右舍的叔叔大爷拜年去!诺兰好好的看好孩子就行,不用出去拜年了,大冷的天,冻着孩子可不是玩的!镜花自己看着办,我管不了你的事。”老奶奶的话还没有说完,外面就有人敲门,是来人拜年了。

陆陆续续来拜年的人看到他们家里点着的洋灯,都好奇的凑过来看,有个年长一些的人说道:“头年里,我去赶年集,看见集市里来了不少洋货,那些东西确实是先进,就拿洋火来说吧,就是方便。咱们用了多少年的火镰,没有秫秸的引信就打不着火,来了急事不赶趟,人家那洋火,一擦就着,真是太方便了!你看这洋灯,多么亮堂!”另一位年轻一点人说:“洋货进来的多了怕也不是个好事,我们这些靠种烟养蚕的人家,怕是受到冲击!我看到那些洋烟卷,包装又好,抽烟多么方便,抽出来一支夹在指头上,洋火一擦,点着,喷着嘴里的烟圈儿,潇潇洒洒的溜达着,还不妨碍嘴里哼着小曲儿。你想想咱们那些土东西,还不叫人家挤垮啊!”“用洋货的人毕竟还是少数,你说的嘴里叼着烟卷的人,那是些什么人!都是那些靠着洋人吃饭的,不抽鸦片就算不错了!”老奶奶在一边打瞌睡了,老者催着说:“老人年龄大了,经不起折腾,疲惫了。我们走吧!”“真有些疲惫啊!很抱歉!不相送了!”老奶奶只是欠了欠身子。

过了一会儿,世贵出去拜年回来,老奶奶半躺在炕上的被子上,眯缝着疲惫的眼睛问道:“世贵,该走的都走了走?”“娘,都走过了,你放心,我们不会给你抹了面子的。我们家谁来过?”“来了不少,二蛋子他们几个刚走,喝茶时看到那个洋灯,在哪里洋货土货的扯了不少淡话。”世贵听了说:“今年集市上来了很多洋货,我觉得以后可能影响到我们的生意。”“唉!别想得那么多,到哪山砍哪柴,过哪河脱哪鞋。到时候再说,别去早犯哪门子愁,我也累了,你回去陪陪你的老婆孩子去吧!”世贵听了悄悄地起身走了。

第四章、不做小脚女人

女人开了怀,孩子跟着来!转眼间清霜花已经三岁,母亲诺兰有了第二个女儿,孩子是夏天生的,世贵又给二女儿起名叫夏花。世贵上过三年私塾,在当时也算是个识文解字的人,他对诺兰说:“霜花的名字太冷了,这个女儿就起一个热的名字。冷热相间调和一下。”诺兰说:“讲究什么?都是些妮子!有个记号就行了!”

生了夏花以后,老奶奶嘴里不说,心里也是别扭,见了世贵总是叹气。世贵心里明白,知道母亲是盼个孙子,可是,这个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。是个无儿子的命,自己就认了。

一天,老奶奶叫堂妹把世贵叫了来说:“世贵,你也是一个四十有过的人了,不想着再纳个内室?诺兰年龄大了,不可能再生了!”“娘,我没有那份心思,诺兰为了咱家立了汗马功劳,你是知道的。我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,没有儿子的命我认了!”“娘倒不是为了别的,主要是娘的这份家业,你心里明白,咱们这里的风俗,男女是不能平等分配的,你弟弟是两个儿子,待上几年,我到了闭眼睛的时候......”“不用说了,我明白,娘考虑的太早了,等以后再说吧!我还有事,那边还有等着谈生意的,我先走了。”世贵说完起身离去。

转眼清霜花已是四岁,母亲诺兰开始考虑为霜花裹脚的事,他和世贵商量:“世贵,霜花已经四周岁了,要想叫她出落的更美,我们就要考虑提前给她裹脚。”世贵回头看看正在逗着妹妹玩的霜花,不忍心的说:“她还是这么小的孩子,怎么狠心给她裹脚?活蹦乱跳的一个孩子,一上裹脚布子,就等于残了!再等等吧,只要母亲不催,就不要管她。叫她自在几时算几时。”“好,听你的,这孩子聪明,现在就是我的一个好帮手了,她不但帮我看孩子,还帮我喂蚕,踏着凳子向笸箩里撒桑叶,撒的可匀呢!”

世贵走到摇篮旁边,握着霜花和夏花的每人一只小手,嘻嘻的笑着说:“我的两个好女儿,你俩是爹爹的心肝,将来要争气,长大了跟着爹爹学着做生意,谁说女子不如男!我们要学花木兰。”霜花瞪大了眼睛问道:“爹爹,谁是花木兰?我们为什么要学她?”诺兰咯咯的笑着说:“她才那么小,你说那些她怎么会听懂呢!”“我这是提前教育,灌输的多了她自然就懂了。”世贵就开始给两个小女儿讲花木兰的故事。

岁月如梭,转眼又是两年。在父亲的干预下,清霜花还没有裹脚。这时老奶奶不愿意了,她说:“你们打算把孩子教养成什么样子,霜花都六岁了还不给她裹脚?长得这么水灵的一个姑娘,长一双大脚,怎么找个好婆家?四岁上就应该裹脚了,那时候裹得脚,才是三寸金莲,这都六岁了,裹出来的脚也是地瓜脚了!”

诺兰狠了狠心,开始给清霜花裹脚。诺兰烧了一锅用艾叶泡的热水,给霜花先泡脚,然后把清霜花的两只脚放到自己的膝盖上,把她的脚趾窝在脚心里,就往上缠裹脚布子,缠得紧紧的。痛的霜花哇哇的大哭!把身边的妹妹夏花也吓得哇哇大哭。

世贵在一旁无奈的说:“我们这是什么风俗?为什么女人要裹脚?一个好好的人,非要把她弄残废了不可!诺兰,你的脚倒是很小,我怎么也没有看出有多美?只是觉得你那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