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22——24页作者思宏  

2013-12-09 10:25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是出来理发?你好好的这一头长发,要怎么折腾?”“我要剪了它,理个五号头。”“呀!你怎么舍得,都留了好几年了。”魏妙叹惜的说。季紫慧也不再说话,坐在理发椅子上对理发师说:“我要理个五号头的发型,你给我剪吧。”一个男理发师走过来说:“先洗后剪,这么一头好发,理起来要慢一些。”

魏妙坐在一边,心想:季紫慧要干什么?风风火火的拉着自己来,就为了理这么个发型?她一边想,一边看着一本时尚杂志。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理发师说:“好了,你自己去镜子那边照照,满意不?有不满意的地方再修修。”

季紫慧站到镜子前左看右看,回过头来问魏妙:“魏妙,你看帅气吗?”魏妙这时看到季紫慧像换了个摸样,高大的身材,方方的脸堂,肤色微红,黑黑的粗眉下忽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挺直的鼻子下是微微上翘的厚厚的嘴唇,前排的一排门牙,有些微微的外翘。一笑满嘴的牙齿都从她那厚厚的嘴唇里露出来。魏妙笑着说:“这回可真像一个篮球运动员了。一身的女孩子原汁原味都没了,你以后就在男孩子群里混吧。我们宿舍也不要你了。”季紫慧嘿嘿的笑着说:“你怕人家说,呀!她们宿舍里怎么住了个男人!”说着两人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。

季紫慧付了理发的钱。要走时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地下她剪下的一堆黑黑的头发,表情上好似有点怜惜。

走出理发店。季紫慧便领着魏妙去了百货大楼,径直去了文具柜台。买了几张大红纸和毛笔还有黑墨水。魏妙一头雾水,不解的问:“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?”季紫慧诡秘的一笑说:“回去你就知道了。”两人回到了宿舍。季紫慧也没有休息,就开始起草倡议书。魏妙说:“啊!季紫慧你要做什么?我们这不是在出风头吗?”“对,我们就是要出风头,我们不自己宣传自己,谁来宣传咱们?”魏妙说:“不太好吧,抢打出头鸟。我们不是招惹口舌吗?”“你见那一个出名的人,不都是自己宣传出来的?你不出风头,人家谁知道你有能力?看把你吓得,出了问题我承担,有了成绩少不了你的,行了吧?”魏妙不再说话。只好帮着季紫慧抄写倡议书。

到了第二天。厂里的宣传栏里贴出了用大红纸写的,向全厂发出的倡议书。厂领导卞贺最先看到的。他便到魏海生办公室里去献殷勤,对魏海生说:“魏厂长你别小看了魏妙和季紫慧那两个丫头,她们俩向全厂挑战了,写了倡议书呢!”魏海生听了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问到:“是吗?在哪里?”“就在一进大门的宣传栏里贴着。”卞贺说。

魏海生沉思了一会说:“这是个好事,我们要抓住这个典型,大力宣传。我看,卞书记你安排政工科出部分工作简报。就把魏妙的车间,做个典型来宣传,推起一个抓质量,促生产推进文明的一个活动。使我们的生产经营管理上一个新台阶。”卞贺答应着去了。

魏海生自己坐在办公室里静静的思索着,他想:这有可能是季紫慧的点子。因为魏妙是一个文静庄重的姑娘,就凭她死活不愿意当车间主任的性格来看,她是不会做出这样泼辣事来。看来季紫慧将来是棵干部苗子,她是想为自己创造政治资本。如果有了机会,她是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呆在工厂里。

厂里的简报发到车间里,那些男同志都觉得自己被动了,叫女孩子们抢了上风。他们纷纷的去看魏妙车间贴出的倡议书,激发起了他们的干劲。项阳,苏博、武浩、常青、韩超伟、张少男这一伙人,都是气血方刚的青年,他们那里肯甘拜下风,也都纷纷的写出了倡议书。整个工厂里的干劲浓浓的,车间里的工人都干的热火朝天。使工厂里第一季度就是一个开门红。这一年,真是比,学,赶,帮,超的一年。到了年底,厂里的经济效益翻了一番。

厂里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除了开表彰大会以外,工人还每人发了五百元奖金,他们这些车间主任都得了一个五千元的大红包。因为考虑到季紫慧的工作能力,并不亚于那些车间正主任。所以那些车间付主任都跟着占了光,他们的奖金所得都是和正主任是一样的。这一年他们这些年轻人都很开心,因为他们自己的钱包都鼓起来了。每人连工资加起来的收入,都不下于万元。不再觉得自己寒碜,在家里人面前和在朋友面前他们抬起了头。

 

第一章      八十年代了,不再讲情窦初开

 

告别了那些扭扭捏捏的含羞不露的爱情年代,年轻人开始大胆的追求自己的爱情。爱    情是一把火,热烈的燃烧着每一个青年人的心!

 

时光在人们的忙碌中,不知不觉的溜走,一晃已是五年过去。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,都成熟了许多。每个人都开始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。魏妙这一群年轻人都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,大的已经是二十四五岁,小的也已经是二十二三岁的年纪了。他们在厂里也都得到了后来进厂的年轻工人称谓师傅的尊称了。

这一年的夏天,放了暑假。已经成了硕士生的艾国回家探亲。他已经取得了留学奖学金,要到美国去留学。临走前回家探亲,一是和父母告别;二是来看看他的这些工作了几年的老同学。

他先回到家,因为他家是农村,村里从来就没有出个留学生。

这次艾国给父母争足了面子。乡里领导听说后都去祝贺;村里人更不用说,敲锣打鼓的欢迎艾国,真如那旧社会中了新科状元一样的荣耀。

艾国在家热闹了几天,亲戚朋友和村里的人来往不断。说不尽的那些奉承话塞满了艾国的耳朵,艾国心里就有点烦。在他看来,上大学,出国留学这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。可是家中的世俗是无法改变的。他想:还是到城里去看看那些老同学,也散散心,这次去见了,以后还不知什么时候才得一见。

这时的魏妙已经被提拔到厂里的采购部当了部长;季紫慧被提拔到公关部当了公关部的部长;项阳文笔不错,也被调到了厂里的政工科;韩丹代替了魏妙;韩超伟也当了车间主任;李民代替了项阳;冯妮妮进了销售部,干了销售员;刘云菲考了会计证,调到财务部干记账会计。这帮人,除了几个女的还是一般职工以外,大部分都被提拔为厂里干了中层领导。

那时的形势,国家已经早开始了改革开放搞活经济的激励政策。南方一些沿海地区,已经化成经济特区,国家实行免税的经济优惠政策,已经在南方一些沿海城市开始实行。

那些南方做生意的老板,已经使用开了中国最先进的通讯工具,大哥大。那个像半头砖似的手提机,每块都是两万多元。那种手提机被人们戏称为“半头砖”那时厂里的经济效益比较好。

魏海生看到南方来出差的老板都用这种先进的通讯工具十分羡慕。他安排采购部也花了十几万元,给厂里领导每人都配了一块“半头砖”,而且魏妙和季紫慧都给配上了“半头砖。”说是她俩的工作特殊,经常出发,为了工作方便。这件事在厂里的职工中,有的是羡慕有的是嫉妒。为了这块“半头砖”,魏妙和季紫慧连提包都换了大的,要不,装不下啊!魏妙比较谦虚,一般不用的。季紫慧就不行了,她就是有座机也不用,时不时就拿出来摆显。她的表现也和骄傲的公主一样,脾气大的很。有时难免指手画脚的,来指挥别人。季紫惠的这种傲气难免在同事们之间惹些非议。

艾国来了以后,他先找到了项阳。项阳看到他非常高兴,又听说他要出国,这次来看看同学们,心里十分感激。艾国说:“他要是出了国,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。这次临走之前,来看看老同学,心里也不遗憾。”

项阳把这把艾国来的消息先告诉了魏妙和季紫慧。魏妙听了心情很复杂,她多么想一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