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夕阳人的故事室

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本精装的故事书,轻轻翻阅带出一片或浓或淡的色彩...最美夕阳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长篇小说《走过浮桥》37-39页作者思宏  

2013-12-15 11:27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你是有功之臣,你点吧。”项阳说:“那里的话,这是是国家的政策好,没有好政策。我什么也办不成。不用说别的了,咱们点菜吧,我看咱们每人点一个菜就足够了。”

韩丹把菜谱推到刘云菲面前说:“女士优先,你们这几个女的先点吧。”“好,我们几个先点,我就爱吃糖醋鲤鱼,我们这也是鲤鱼跳龙门,也图个吉利我就点这个了。”随后几个女的都点了几个自己爱吃的菜。男的也点了几个川菜。

不一会,就开始上菜。韩丹拿起那两瓶北京二锅头,开了瓶盖,不容分说,男女都倒上了白酒。冯妮妮,刘云菲、于俏俏都不愿意喝白酒。她们就往男同志的杯子里倒,两下里争夺不下。项阳不耐烦的说:“别挣了,你们喝不了,怕什么?我们到时候还能不替你们!真是小女人见识,真是的。”

大家不再争论。韩丹先端起了酒杯说:“来!男女伙计们,为我们今天能有了合法的身份和地位;为了有了和他们那些城市人有了同等的待遇;为了我们能实现我们的美好前途而干杯!”冯妮妮嘿嘿的笑着说:“没有想到我们的憨蛋,还有这么多美丽的词汇。”“你当咋了!不管怎么说,我们的韩丹也是老高中啊!”项阳纠正说。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的开心。不觉的两瓶二锅头都空了瓶子。冯妮妮喝的有些醉意,便发起牢骚来:“我们都是同学,你看季紫慧,她长相没长相,能力没能力,不就是靠的她爸爸的关系爬上去了!还整日里趾高气昂的瞧不起人。”于俏俏跟着说:是啊?你看人家魏妙有一张好看的脸蛋。现在就比咱们强多了,人家在厂里的领导面前红得发紫。”

韩丹听着说魏妙的闲话,心里就不高兴了,他生气的说:“人家魏妙怎么了?她可是没有一点架子,她这人对咱们还是够朋友的,有事还不都是为咱们着想。人吗!别太不满足了,更不要嫉妒别人。”冯妮妮嘴快的很,她立即就说:“韩丹,你单相思吧!你平时总是护着她,我们说魏妙一个不字你就不愿意。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摸样?也不想想,你在她的眼里的位置?”刘云菲拿起筷子敲了冯妮妮的酒杯一下笑着说:“人家韩丹怎么了?高高的个子,魁伟的身材,四四方方的红脸膛,端端正正的五官,不就是眼睛小了点,不用照镜子也是个标准的汉子。”“那魏妙也不会洗他的牌。”冯妮妮又补充了一句。韩丹红着脸说:“我在她眼里的位置无所谓,我又不是想她什么好事。还有什么单相思不单相思?我不过觉得你们有些过分。”两人越吵越激烈。项阳在一边说:“吵什么?聚在一块不就是为了玩的快乐,你们又吵嘴了,多扫兴。我看你冯妮妮也长得不错,像外国电视连续剧《女奴》里的女主角‘依左啦’只是你没有抓住机遇就是了。你在销售部里干好了,将来一定会不错的。”冯妮妮听了嘿的一声笑了:“这不是吵嘴,不过是闹着玩罢了。我是看见韩丹一听到说魏妙一点儿不好,立即就不愿意。看他护的太急,是有点嫉妒呢!”

其实冯妮妮人才确实不错,能挑选到销售部干销售员,与她那个泼辣的性格,和她那长得像外国女人的摸样不是没有关系。冯妮妮高挑的个儿,瓜子脸,额头有点突出,细眉下有一双微微下凹的眼睛,薄薄的眼皮,大大的眼睛好似是一汪春水,看人时总是像笑眯眯的送着秋波。高高的鼻子,特别是那张嘴,大而富于性感。由于她喜欢化妆,平时喜欢浓妆艳抹,嘴唇的口红总是涂的重重的。一笑起来,那口整齐的白牙露在外面。确实是像那个演“依左啦”的外国电视剧的女主角。

于俏俏在一边说:“项阳你说冯妮妮像‘依左啦’我看你还像墨西哥电视剧《诽谤》里的男主角‘荷赛米格尔’呢。”项阳开玩笑说:“你是不是看上我了?”于俏俏哈哈的笑着说:“看美得你吧,我啊,要不是你给我们办了合同制手续,以后也算是个城里人,我还真是打算做个老尼姑呢!”刘云菲一脸认真的说:“可别那样,要是那样做,不就又浪费了一个男人。”说的大家都哈哈的大笑起来。

李民突然收住笑脸说:“咦,我想起一件大事来,我们还真是要赶紧的找媳妇,要不,厂里的家属楼,要是盖好了,我们这些男女光棍们,不就没有耍子啦!”韩丹一拍大腿说:“不是咋的,差点忘了这个大事呢。对,赶紧找媳妇才是正经大事。”

武浩在一边不说话。他心里早就有了英子,只是自己原来身份不行,从来不敢对英子表露过自己的感情。其实英子对武浩是有意思的,只是处于女孩子的矜持,没有明显的表露就是了。武浩已经下了决心去大胆追求英子,他相信自己会成功的。

这些人痛痛快快的玩了一个晚上。也发泄出了这些年积累在内心里的那些怨气。

魏妙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正在思考双轨制执行后的利害关系。突然电话铃声响起,魏妙抓起电话问道:“喂,您好?您找谁?”“哦,我是国税局的,我找魏妙。”魏妙诧异,打电话的是那个莫金帅,他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的电话?又是锦一提供的,这个人,怎么这么没素质。魏妙沉默了片刻,回答道:“我就是魏妙,你是谁啊?”“我姓莫,叫莫金帅。”“你找我有事吗?”魏妙问。莫金帅说:“难道魏海生没有告诉你?我们可以约个时间见见面吗?”魏妙说:“我已经答应过锦一厂长,说过了,可以见个面的。不过,没有必要那么急啊!”“最好是快一点,我太想见你了,你什么时间有空?”莫金帅问魏妙。“你看着安排,我这几天不出差办业务。”魏妙说。“那就这个星期六的晚上七点,我约你去天涯歌城。”莫金帅说。“不去天涯歌城,那里太乱,人员太复杂。你找个背静些的地方最好。”莫金帅说:“那就去贵和宾馆的茶吧,我们要一个包厢。”“啊呀!那里多贵啊?”魏妙惊叹的说。“没说叫你付钱吧?你只管按时到即可。”莫金帅有点命令似的口气说。

魏妙不再说话,就把电话扣了。

魏妙想:还没有见面就这么牛,牛吧!行与不行,还是我说了算,你先牛着吧!

不过魏妙是个讲信誉的人,到了星期六的晚上七点钟,魏妙按约定的地点按时到了贵和宾馆的茶吧。

莫金帅已经眼巴巴的看着宾馆的大门,看见魏妙走过来。他那近视眼镜片后面的光芒就立即亮了起来。他近前几步,正想用手去挽魏妙的胳膊。魏妙婉转的说:“你头前带路,我不知道那个包厢。”莫金帅只好走在前边,她俩随后进了包厢。茶道小姐早已双腿跪在茶几前,正在为他们泡茶。是上等的乌龙茶。茶滤过两次后,就是该喝的茶了。这时莫金帅说:“小姐你可以出去休息了,我们自己动手就行。”那个小姐自然是会意的,她自觉的退出去,她还要向总管回报,这不是她自愿出来,是客户要求。要不,就要扣去她的薪水。

茶吧的摆设很讲究,整个房间的墙壁都用绿色的竹子装修了;进门一米之地,便用木块装了一个高二十公分的平台,平台上铺了猩红的地毯,地毯上面放了一张长形红木小桌,小桌上放了一套褐色的竹雕茶具,茶具上摆的是蓝花磁的茶壶茶碗和一套原木色的竹制茶筒和镊子;小桌的两边摆了两个红绒布做的方形的软绵垫子。整个茶吧里叫人觉得优雅温馨。

两人坐定后,莫金帅主动的倒了一杯茶,眼睛看着魏妙,双手把茶递给魏妙说:“尝尝吧,这是上等的乌龙茶。”魏妙接过茶碗打趣说:“这么个小杯子,我要是真渴了,你能给我倒的上吗?”“嘿嘿!这就分给谁倒了,给你倒茶,你喝的再快,我都保证能跟趟。”莫金帅看着魏妙的眼睛说。

魏妙这时好像觉得这小子的憨样子,不像那刁诈蛮缠的纨胯子弟。便试探着问到:“莫金帅,你在哪里上的大学,学的什么?”莫金帅说:“在省财经学院,学的就是税务学。我原来自己不打算回来,想留在省城的。父母就我一个独子,说什么也叫我回来,没有办法,只好服从父母之命。”魏妙一脸认真的表情说:“我可是比不了你,我只不过是一个高中生;而且我家里条件很差,就是住着四五十平方的小房子;再者我的身份还是个工人。”莫金帅说:“我怎么可能图你家的房子大小和你的学历高低呢?我家房子多着呢,爸爸妈妈的就是二百多平方的两层小别墅。我们局里,我只要结婚,就能分到八十平方米的套二的房子。我家人都住不过来,连我家的保姆都住着一间房子呢。魏妙,现在你的工作能力已经超过了你的学历,对于你的一切我是了解的,你不必解释。”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3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